听这位顶尖化学家分享新晋诺奖得主的秘密
2020-10-12
新民晚报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图说: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詹妮弗·杜德纳
来源/东方IC

  看到今年诺贝尔奖自然科学类的获奖名单,相信不少人会感慨:2020年真是女性科学家的“丰收年”——尤其是本年度诺贝尔奖化学奖史无前例地同时颁给两位女科学家。埃马纽尔·沙尔庞捷和詹妮弗·杜德纳,因在“开发基因组编辑方法”方面做出的变革性贡献,斩获诺贝尔奖。

  目前,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WLF)正在紧张筹备中。记者获悉,2019年沃尔夫化学奖得主约翰·哈特维希教授在接受视频连线时高兴地对杜德纳教授致以祝贺,在他看来,CRISPR是基于基础科学发现的重大应用,获奖实至名归。约翰·哈特维希不仅是詹妮弗·杜德纳的耶鲁校友,同时也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同事。

  在连线中,哈特维希也分享了八年前,杜德纳刚刚做出突破性发现时的小故事。“当我在耶鲁大学开始科研生涯的时候,她也在耶鲁,当时她已经在做CRISPR这个不可思议的研究了,不过还只是结构层面的,而后她跳槽去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不久之后我也去了伯克利。”

  回忆起当年,哈特维希教授依然历历在目:“大概是2012年或2013年的时候,有一次我们邀请她、杰米·凯特(伯克利生物化学教授)还有其他人来我家吃饭。我和杰米从学校回家,而詹妮弗是从机场来我家的,晚到了一会,就在等詹妮弗的时候,杰米把詹妮弗做出了CRISPR基因剪的重磅消息给我做了详细的讲解。那时,詹妮弗刚刚完成这项研究不久,所以我是最早知道这个重大突破的人之一。”

  哈特维希表示,不到8年的时间,这项技术就获得了诺贝尔奖,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更是国际合作的重要成果和标杆案例。“这是20年甚至更久以来最不可思议的科学进展,年年都有诺贝尔奖,但有些诺奖是真正能够改变世界的,CRISPR是其中之一, 可以作为CRISPR发展的见证人,我深感荣幸!”他说。

  哈特维希教授也对杜德纳教授的为人盛赞不已,认为她无论做人或者治学都相当出色,“她是一个非常棒的人,她在全球不同氛围下的许多国家推广这项技术,无论是支持的、反对的,她总是能够处理得非常好。”也正是两位女科学家的合作以及在全球范围的推广,极大地促进了这项技术的发展。

  哈特维希教授还谈到了他对诺贝尔奖的观点。他说,总有印象认为诺贝尔奖的颁奖会有一些固定的范式及偏好,但其实大家更欢迎诺贝尔奖能奖励那些基础科学突破或者源自基础科学突破的重大应用,真正是造福于人类的、独立于经济发展和某种范式之外的。新技术可能会因某些个体使用不当带来潜在问题,但不影响科学发现本身的价值。

  记者从WLF获悉,哈特维希教授已确定将参加本月底举行的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将在合成化学峰会上,发表精彩演讲,并与中国科学院院士丁奎岭、马大为等人,共同探讨合成化学的未来发展。约翰·哈特维希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化学冠名讲席教授。因“开发了高效的过渡金属催化剂彻底改变了药物制造行业,推动了分子和合成材料设计方面的突破”,他还获得今年9月发布的引文桂冠奖。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