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顶尖科学家、斯坦福校长、企业家于一身,他成功秘诀何在?
2020-10-25
WLF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他,是一个成功的计算机科学家。因与另一位计算机科学家大卫·帕特森教授合作“开创了一种系统的、定量的方法来设计和评估计算机架构,并对微处理器(RISC) 行业产生了持久的影响”而获得计算机领域的世界最高奖项“图灵奖”。

  他,是一个成功的教育家。2006年,他成为全球顶尖高校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第十任校长,并持续了到2016年。10年间,斯坦福诞生了许多学生创业俱乐部,并形成了师生共同创业、将学术成果商业化的氛围。还将超过八千项学校专利授权给企业,为学校获得了13亿美元专利费。《纽约客》杂志如此评价:“斯坦福大学里的百万富翁员工,也许比世界上任何一家大学都要多”。

  他,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和投资者。他是雅虎和谷歌这两个斯坦福学生创业最成功项目的早期投资者。自己创办了两家公司,包括芯片领域大名鼎鼎的MIPS,都成功被并购。2018年,他出任全球最知名的互联网公司谷歌全球董事长。

  今年10月30日,美国计算机科学家约翰·轩尼诗教授将应邀参与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并发表关于《AI,赋能美好生活》的演讲。

  在筹备期,我们非常幸运地争取到了与轩尼诗教授的超过1个小时的访谈,了解他的丰富人生,及背后的思维模式。

  他耐心温和又语速奇快,是一个强有力的讲演者,在访谈中,他与我们分享在斜杠人生中游刃有余的秘诀——保持虚怀若谷和旺盛的好奇心,始终保持对新生事物的学习。而他认为,要应对新世纪的挑战,未来的创新人才,也必须有如此的自我生长和学习能力。要培养创新人才,也要给予足够的自由。

嘉 宾 介 绍

约翰·轩尼诗 Mr John Hennessy
美国计算机科学家、谷歌母公司主席、第十任斯坦福大学校长

PART ONE 成功密钥

  WLF :您的身上集合各种身份,科学家、企业家又是教育家、投资家,您最喜欢您的哪个身份?为什么?您觉得您自己在每一种身份中都能游刃有余的最大秘诀、或者说性格特质是什么?

  Prof.Hennessy :我喜欢我所作的每个领域。我喜欢做企业家、我喜欢做科研、我喜欢当大学校长。如果要说一件我真正热爱的事,我喜欢和学生待在教室里,我喜欢教书。我喜欢看学生们学习各种新的材料,喜欢在学校氛围内的互动。

  对我来说,我认为我能胜任的各种角色的关键,是一直能够拥抱新的想法、 寻找新的见解。第二 我觉得我几乎可以从任何人身上学习,我可以从一个新学生那里学到东西,我也可以从资深同事那里有所收获。这让我一直保持着活跃。

  而且我是对知识很好奇的人,我总是想学习新事物,主动做一些新事情,我认为这很有助于我胜任所有这些不同的角色。


  WLF :从您的履历中,我们似乎可以发现,您一直在创建一种生态系统,RISC是计算的大脑,斯坦福您开创了一系列的人才培养计划和创业创新计划,为何可以如此成功?

  Prof. Hennessy我认为我们将大学打造成了众多创新的源泉,其中有一些特性。首先,我们从世界各地招收优秀的学生,我们将他们集中在大学里,融合在一起让他们思考新事物,我们鼓励他们大胆思考,愿意跳出框框思考、愿意尝试新事物;但我们也发展了一个生态系统,这使我们能够将已经证明其价值和潜力的事物,投入到大学之外的世界,因为我们的工作关系很紧密,这就是大学与硅谷的共生工作关系,我们能够非常成功地将这些创新,从大学投入到社会实践中去,这也成为一种自我强化的现象。

你会吸引像这样的人——他会说“如果我不能成就一番伟业,那我干脆做为一名企业家,去培养创新真正蓬勃发展,并改变人们的生活”。我认为这些因素的结合,就是大学成功的关键。

PART TWO 谈硅谷模式

  WLF 说到硅谷,有一个关于"硅谷模式"的问题,我猜您之前肯定被采访或者告知过很多次,您被称为“硅谷教父”对吧?所以我想知道当人们这么称呼您时有什么感觉。您能详细介绍一下硅谷模式吗,斯坦福大学在这种模式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Prof.Hennessy :我觉得说得有些夸张了,许多人都为硅谷做出了贡献。包括那些在我之前为第一批硅谷公司播下最初种子的人。我认为,硅谷的秘密基本上是一个分为四部分的模型:

  一是创新,创新的来源主要来自斯坦福大学、加州伯克利大学和其他大学。中国有很多很棒的大学,所以它也有创新的源泉。

  二是人才,硅谷吸引着世界各地最优秀 最聪明的人才,你只要经过这些公司,就能看到来自中国、印度和世界各地的人才,当然也有美国的人才。这种吸引天才的特质才是真正成功的原因。

  第三,其他支持因素,如风险资本、对给类支持,以及有寻找各种外包服务的办法。所以一个小公司不必做全所有事情就可以得到融资。

  第四,也是非常重要的是,对于失败的容忍度。如果要成就一番伟业,就需要承担风险,你肯定会遇到失败和挫折。有一些公司、我曾认为会非常成功但最后都没有成功。你肯定会遇到失败和挫折,如果创业失败了,它肯定算不上是某人职业生涯的终结。所以硅谷能容忍失败。如果这是一个很好的赌注,那就值得一试。硅谷接受了他的失败,那人就可以有再一次的机会了。

  PART THREE 谈GOOGLE的困境

  WLF :是什么让谷歌如此独特?像谷歌 苹果或亚马逊这样成功的大公司存在发展的极限吗?如果存在,那么障碍是什么?

  Prof John Hennessy 我认为谷歌基于很多与斯坦福大学同样的原则,来达到这样的成功,就是找到真正优秀的人,给他们足够的自由去发明和创造新事物和新产品。

  并且为了更好的搜索、更好的用户体验、以及获得用户的信任,去不断改进。现在的谷歌比我刚加入董事会时要大得多了,它壮大了30多倍,这就带来了一系列不同的挑战。因为它已经不再是一家小公司,不能再让全部员工集中起来交流工作,在一个大型公司有着很多种类的产品,就更难保持创新。但我们也注重努力,保持创新引擎的活力,并让公司继续推动新事物的发展。即使公司的体量变得更大了,但这显然很有挑战性。我觉得从好的方面来说,你有足够的资源去做大事。

  但以谷歌目前面临的挑战来看,我认为谷歌面临着产品规模变大的挑战。产品的复杂性也变得非常大,比如说,如果需要更新搜索引擎其中一项,那么需要做好人员安排,因为有成百上千万的用户,你可不希望出现什么问题,你可不想造成运行错误,影响了他们的搜索,或者产生了某种形式的崩溃,所以这其中要付出很多努力,当公司变得越来越大的时候也很难保证决策过程仍然像以前一样灵活和快速,所以这需要持续的关注来确保,不会因为公司变得庞大以至于如履薄冰,而不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公司。

 

  PART FOUR 谈未来人才

  WLF :在您的《要领》(Leading Matters)一书中,您提出了人是创建一支创新团队最重要的因素。然而培养创造性人才通常需要很长时间,从您的角度来看,如何从小培养创新型人才,让他或她能够面临未来的挑战?

  Prof. Hennessy :我认为我们的教育体系最棒的地方,是他们不断培养出受过训练的新人。对我来说,教学的目的是授人以渔,使人能从学习中成长,能够进入新的领域,能有所作为,掌握新的东西,尤其是在科技领域,我不可能教一个学生,他们在职业生涯中需要知道的一切,他们必须能够自我更新他们的知识,学习新事物、掌握新事物。我认为这将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我们正在教育下一代,世界也在飞速发展,人们再也不会一辈子只做一份工作了,他们甚至可能都会转行,所以如果希望在未来取得成功,我们必须训练下一代能够成长和学习新事物。

图片来源:Standford University

重 磅 预 告

在今年10月30日,约翰轩尼诗先生,将受邀通过线上视频的方式,在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开幕式发表演讲,欢迎登录官网https://wlf2020.wlaforum.com/index 注册预约。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