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马普所主任、拉斯克奖得主哈特尔:延年益寿就靠它!”
2020-11-06
WLF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图丨WLF独家连线弗朗兹-乌尔里奇·哈特尔

  在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WLF)期间,WLF组织了媒体群访,视频连线了因疫情无法到场的马克斯·普朗克生物化学研究所主任、2011年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得主弗朗兹-乌尔里奇·哈特尔(Franz-Ulrich Hartl)。哈特尔教授是诸如帕金森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方面的专家。他直言目前想要治愈帕金森病还不可能,但是如果我们能更了解蛋白质折叠和聚集机制,推迟神经退化性疾病症状的出现,并且延年益寿还是很有可能的。

  作为马克斯·普朗克生物化学研究所的主任,哈特尔教授以其在蛋白质折叠领域的开创性研究而闻名,他发现了辅助蛋白在蛋白质折叠过程的关键作用,而这项功可以为目前不能治愈的疾病提供重要的治疗信息。

  “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即科学界大名鼎鼎的“马普所”,由马克斯·普朗克学会经营。马克斯·普朗克学会成立于1948年,是为了纪念量子理论的创立者马克斯·普朗克。学会的总部设立在德国慕尼黑,而其卓越的研究影响力覆盖全球,它下属的马普所一共走出了20位诺贝尔得主,包括今年因基因编辑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埃玛纽埃勒·沙尔庞捷。因此马普学会被誉为“德国最成功的研究组织”。

  哈特尔教授在采访中表示“我们目前无法治愈帕金森病,也无法判断该在什么时候提前介入治疗以预防帕金森病,是因为我们还不能够充分了解大脑中的机制,知道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哈特尔教授谈到在许多蛋白质都有非常复杂的分子结构,而这些结构没有办法通过自发的折叠过程有效地形成。

  这就是为什么人体需要辅助蛋白的原因。事实上,辅助蛋白别称“分子伴侣”。它们的出现就是为了确保这类蛋白质能够折叠成正确的形状,而不是在活细胞中凝结在一起,形成无功能的甚至是有毒的聚合体。

  因此,分子伴侣在维持功能性蛋白质组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当蛋白质错误折叠的时候,就会出现诸如聚谷氨酰胺疾病和帕金森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

  他认为现在谈论如何治愈帕金森病有些不切实际,但当我们更了解大脑中的蛋白质折叠和聚集机制,对“分子伴侣”的运行有更深的理解,我们还是有机会推迟神经退化性疾病症状的出现,从而延长人类寿命。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