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巴瑞·夏普莱斯:如果有一天再获诺奖,是对我和中国同事工作的肯定
2018-10-30
上观新闻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年轻科学家有更多的想象力,如果没有约束,他们会有更大突破。”今天,77岁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巴瑞·夏普莱斯(Barry·Sharpless)在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海·滴水湖)发表了主旨演讲。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在第一时间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

和以往一样,三句话不离化学

  和以往一样,巴瑞·夏普莱斯还是三句话不离化学。不管和他聊什么话题,他都可以“绕”到化学上。

  他最喜欢一张从外太空看地球的照片,由于海洋的颜色,使其看上去是蓝色的。这不仅因为他在海边长大,更重要的是,所有生命的化学反应都在水里发生,水也是点击化学的最好溶剂。他甚至会想,如果水的化学结构发生一些偏离,可能看上去就不是蓝色的了。

  人类需要多少土地?这是托尔斯泰在1886年的叩问。巴瑞·夏普莱斯从50年前第一次读到这句话后,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化学家需要多少化学反应?他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以他的名字命名了4个化学反应,但他最喜欢的是点击化学反应。并不是反应越多越好,而是要简单有效。

  2001年,巴瑞·夏普莱斯凭借在手性催化氧化反应方面的贡献,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但在这之前,他的兴趣已经转向了点击化学。一说到点击化学,他就兴致盎然,随手拿起桌上一张纸,撕成几小片,来比喻不同的化学分子。普通的两个分子结合在一起,可能产物效率不高,1+1可能只等于0.5,如果运用点击化学,则可以1+1接近或等于2。谈兴正浓,他突然站起来,用他的背包带子做起了示范,只听得“嘀嗒”一声,背包就被扣紧了。点击(Click ),正如这一动作的简单。进入新世纪以来,合成化学的发展陷入困境,许多结构都能合成,但始终没有解决如何合成功能的问题。巴瑞·夏普莱斯提出的点击化学,正是通过简单直接的小单元砌块的拼接,快速实现有机分子的功能。美国化学家乔治·哈蒙德的口头禅,如今成为了巴瑞·夏普莱斯的口头禅,那就是——合成最基本和持久的目标不是生产新化合物,而是生产功能。这句话,也被他放在了今天演讲ppt的首页。

巴瑞·夏普莱斯在给记者演示
黄海华 摄

要给青年科学家时间,让他们能够去发现新领域

  今年6月,巴瑞·夏普莱斯获得美国化学学会最高荣誉普里斯特利奖。当时,有多位化学家表示,如果有一位值得再次获得诺贝尔奖的化学家,那就是他。对此,巴瑞·夏普莱斯表现得十分淡然。当他在很年轻的时候被授予美国科学院院士时,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头衔是干什么的。“某个头衔,并不是我做科研的动力,我希望不要呆在镁光灯下,一个人安静地做科研就好。”

  采访中,他多次提及要关注青年科学家。“要给青年科学家时间,让他们能够去发现新领域。”他提到,现在有些地方培养科研工作者,就像工厂里生产香肠一样,过于商品化和模式化。不应要求青年科学家按部就班,否则会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他还说,年轻人如果有足够的好奇心,什么事情都能做成。对于他自己来说,能够找到大自然里难以直接观察到的反应,就非常令人兴奋。也正是因为好奇心,巴瑞·夏普莱斯最近对进化也产生了兴趣,因为在他看来,生物演变的过程,正和化学一样充满神奇和奥妙。

上海是做科研的最佳地点之一

  巴瑞·夏普莱斯平时忙于科研,几乎没有什么社会活动,但这次他还有一个身份——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共同发起人之一。

孟雨涵 摄

  说起缘由,他坦言,主要是因为对上海有深厚的感情。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中科院上海有机所戴立信院士就邀请他来上海开设讲座了。听说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以后每年都会在上海举行,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促成。因此,当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秘书长王侯找到他时,他也就一口应承了。

  “就算有一天,因为点击化学再获得诺奖,也是对我和中国同事一起工作的肯定。”两年前,巴瑞·夏普莱斯在上海有机所建立了独立的实验室,而在这之前他只在美国斯克利普斯研究所有自己的实验室。“我们发现了高效、快速合成上千个有生物活性的化合物方法。”去年7月,他和上海有机化学所董佳家研究员以及斯克利普斯研究所吴鹏教授合作,发现了一类更加高效的催化剂,用来合成聚硫酸酯或聚磺酸酯类高分子材料,催化剂活性从以前的百分之一提高了两个数量级,只需万分之五即可重复实现。此外,他还和上海有机所林国强院士合作,对中药进行改造,找到了一些更有效的化合物。这一工作也是他一直想要做的。

  “这里的化学家太优秀了,他们有一双有魔力的手。”巴瑞·夏普莱斯感慨地说,上海有太多才华横溢的人,就像纽约一样,有着各类人才和资源。听闻上海正在创建有国际影响力的科创中心,他对上海的科研环境表示赞赏,觉得这里是做科研的最佳地点之一,并对上海的未来表示期待。

 

文字编辑:黄海华
题图来源:孟雨涵 摄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