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现场教你怎样拿诺奖,这里有两条路,靠技术还是靠灵感?
2019-10-31
文汇报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1.jpg


  究竟什么样的科学家才更容易开启一项诺奖级的研究?究竟是技术型科学家还是灵感型科学家?昨天(30日)2019年四位新晋诺贝尔奖得主威廉·凯林、格雷格·塞门扎、米歇尔·马约尔和迪迪埃·奎洛兹齐聚临港滴水湖畔,他们在记者采访时,述说了他们的科研故事和人生经历。尽管四人的科研经历,乃至对待科研的看法都非常相似,但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却出现了分歧,谁更容易拿诺奖?技术型还是灵感型?

如何开启一场诺奖级研究

  许多科学家因为脑中的灵光一现而开启一场研究,比如今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威廉·凯林就是如此。他们在研究家族遗传病的过程中,发现肿瘤细胞在缺氧环境时会发生不同反应,一个问题进入了凯林的脑海——如果控制氧气供给,细胞会有什么变化呢?于是他们开始研究细胞与氧气的关系。

4.jpg

2019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得主威廉·凯林

  凯林首先提出了,“世界上的科学家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头脑中先有一个问题,然后再去看有哪些技术可以帮助解答这些问题。还有一些科学家是先有了一些先进的技术,再去想这些技术可以解决什么问题,我和我的搭档比较老派,我们属于前者。”

  而马约尔和奎洛兹显然属于后者,他们之所以能够发现绕类太阳恒星运转的系外行星,是因为他们发明了一种探测工具,它的敏感性足够强,能够侦测到星体的微小振动。而正是三种新技术,催生了这一工具,它们分别是光谱科学的快速发展、光纤的普及和计算能力的提升。

  尽管两种攀登科学顶峰的路径没有孰优孰劣,但是凯林善意地提醒年轻科学家,不要因为被太酷炫的技术吸引,而忘了因何出发。他曾经碰到一些科学家拥有先进的技术,但问到他们想要研究什么时,他们就满脸困惑。“还是在大脑中有一个想法比较好。”他说。

  但是,奎洛兹却并不完全认同凯林的观点,他立刻就说:“许多问题本来就在那儿了,可是找不到办法解决。比如冷冻电镜地出现让科学家们能高效率地以原子级分辨率获得生物分子的三维结构,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能够从数据中挖掘出的信息就越多,也就能解决更多的科学问题。正是厉害的技术,才催生了厉害的研究项目。”

  即便是源于想法的研究,也要仰仗技术

  四位诺奖得主的研究领域颇有戏剧性,物理学奖得主研究的是浩瀚宇宙,而凯林的研究则是微小至DNA,但如果细细揣摩他们的课题不难发现,灵感与技术早就交融在一起。

  凯林并不是一开始就奔着研究缺氧去的,当他还是年轻人时,接受了广泛的临床培训,当时的他坚信自己会成为一名内科或肿瘤科的医生,直到他了解到一种罕见的常染色体遗传疾病(VHL),他被观察到的肿瘤在低氧环境下发出的“求救信号”激发起强烈的好奇心,这才走上科研之路。

  不过他也承认,技术发展对他的研究产生了重要影响。塞门扎解释说,上世纪80年代,做一个基因测序得花好多时间,到现在已经测试出人类有4000个基因受到缺氧诱导因子抑制剂(HIF)的影响,占人体细胞总数的1/5,这也是该研究能够如此迅速地走进产业应用的原因之一。

3.jpg

2019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得主塞门扎

  奎洛兹也承认,所有的研究最初始的那一点,就是好奇心,纯粹的好奇心!他是一个从小就爱抬头看星星的孩子,他眼中的宇宙是最好的实验室,有着最冷的地方、最热的地方、密度最大的地方、密度最小的地方,通过技术手段找到那些地方就会给你想要的答案。

中国的创新速度令人期待

  近年来,中国在生命科学和天文物理科学方面的科研投入不断增加,并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四位新晋诺奖得主对中国的科研发展又有哪些建议呢?

  凯林说,他对于中国的创新期待值非常高,不过想要取得从0-1的颠覆式创新,就要让科技投入与所谓可交付的东西脱钩,政府要支持基础研究,也就是基于好奇心的研究,因为所有的颠覆式创新都是来源于从好奇心出发的研究。

  马约尔说大约30多年之前,他有幸和中国天文学家一起合作过,这是一段美妙的经历,这段经历让他坚信科学是没有国界的,科学是需要合作的。

2.jpg

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米歇尔·马约尔(左)和迪迪埃·奎洛兹

  塞门扎和奎洛兹都强调了从小培养人们创新精神的重要性,他们说,学校要倡导创新思考的教育体系,营造崇尚科学的环境氛围,宽容失败、鼓励试错,这将会是非常有帮助的。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