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拉斯克基础医学奖得主哈特尔:跨学科不要盲目,先找问题再找合作者
2020-11-01
文汇报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最新研究发现,随着细胞老化,生命体与放蛋白质折叠错误的功能会逐渐消失,而这些“错误”则会导致帕金森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那么,如果人们可以维持所有蛋白质正常工作,是否就能抵御衰老,保持“冻龄”?

  今天傍晚,在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2011年拉斯克基础医学奖得主弗朗兹-乌尔里奇·哈特尔在位于德国的家中,通过视频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科学家希望通过阻止蛋白质折叠的错误来阻止或延缓疾病的发生,但这是否能阻挡机体衰老,却还是未知数。

  哈特尔1957年出生于德国埃森,现任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生物化学研究所所长。

  2011年,他与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的亚瑟·霍里奇共同获得拉斯克基础医学奖,同年获得临床医学研究奖的是中国女科学家、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屠呦呦。

从蛋白质折叠中探寻人类疾病之源

  众所周知,生命体中的蛋白质从“生命天书”中复制出来后,要经过折叠,具有三维结构,才能具有生物功能。“我们体内有数千种蛋白质,其功能非常复杂,如果堆叠在一起,可能传递错误信号,这被认为是一些疾病的原因,比如神经退行性疾病。”哈特尔说,因此他希望通过研究,阻止蛋白质的错误折叠,从而阻止疾病。

  哈特尔说,他们的最新研究发现,随着人体神经细胞的老化,体内预防堆叠的功能会逐步失去,由此引起疾病,“希望在未来,我们可以找到办法,从而为疾病找到治疗之道”。他希望,未来可以找到一些方法,推迟诸如帕金森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发生,使人类寿命中的健康时段可以更长一些。

  为此,他带领课题组进行很多跨领域的合作,并将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引入自己的研究领域中,“未来,人工智能也可以帮助我们来精确定位蛋白质的结构,因为这需要极大的计算量”。计算机可以帮助科学家处理大量数据和不同参数,压力状况、激活温度,或者其他外界条件变化,会使得蛋白质改变活性、毒性,“这个问题非常复杂,AI可以给我们更多洞察”。

人生最幸运是遇到好导师和好妻子

  在采访中,哈特尔分享了自己的科研人生心得。

  中学时代,哈特尔遇到了一非常好的个生物老师,引发了他的科学兴趣。彼时,他的父亲也教他如何收集蝴蝶等昆虫物种,还带他做一些简单的生物实验。在兴趣的指引下,哈特尔走上了生命科学的研究道路。有段时期,哈特尔对医学也很感兴趣,可惜最后没有成为医生。

  哈特尔回忆自己的成长道路,感觉能遇到很多良师益友,是自己最大的幸运。而其中最令他感到幸运的,是遇到了同为科学家的妻子。他们共同携手合作了20年,成为人生道路上的最佳拍档。

跨学科不要盲目,先找到问题,再寻找合作者

  在培养年轻人上,哈特尔也十分重视启迪他们对科学的兴趣。“我有很多优秀的博士学生和博士后,我们会频繁地讨论工作相关话题。我一旦看到他们有兴趣的话题,会帮助他们找相关人去更深入地讨论。”

  哈特尔非常强调跨领域合作,他认为,只专注于一个领域的研究方法已经过时了。不过,对于年轻人而言,一定要清晰认识到,跨学科并不是目的,而是手段,“首先要找到研究的问题是什么,再看哪种方法是最适合的,从而寻找相应的合作者”。

  今年,新冠疫情给科学上的合作交流带来了不少困难,让哈特尔感觉幸运的是,自己实验室所受影响不大,他所在研究所也无人感染,“我觉得要回归正常生活,还是需要有安全有效的疫苗。”

 

作者:许琦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