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尖“经济头脑”如何看待疫情?
2020-11-01
WLF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论坛 · 实录

  新冠疫情不仅将公共卫生问题推到人们面前,随之而来的是全球性经济影响。因此,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经济峰会聚焦于疫情背景下,全球经济的复苏与未来走向,透视经济发展。

  11月1日,论坛的最后一天,世界顶尖科学家经济峰会重磅登场。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拉尔斯·彼得·汉森、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芬恩·基德兰德和华夏幸福研究院院长顾强,就当下最受关注的疫情与经济问题,展开精彩的个人演讲与圆桌讨论。

顶尖“经济头脑”如何看待疫情?


  汉森的演讲围绕经济学乃至人类发展的其他重要领域中,所面临的共同难题:不确定性。无论是政府、企业或是个体,都逃不过经济不确定性的拷问。而不确定性对于新冠疫情来说同样是“焦虑源泉”:什么时候才能有疫苗?经济还将对疫情发展做出什么反应?长期以来,经济学家们尝试通过建立模型来消除不确定性,在模型预测上作出很大贡献。

顶尖“经济头脑”如何看待疫情?

拉尔斯·彼得·汉森
图|Chicago Booth

  如果不是在峰会现场,你可能以为自己误入了“语文课堂”。萨金特在演讲中通过一个形象的比喻描摹疫情:肆虐全球的新冠战疫不正像令人恐慌的军事战争吗?由于疫情的影响,社会生产和服务受到极大冲击,而回想战争过程中,大量劳动力转化为军力,也使得正常的生产和服务陷入萧条。

  一场战争会持续多久?恐怕当时没有人会知道,反观疫情的反复,同样让人摸不着头脑。在经济层面,战时状态下,以一战为例,国家往往发行大量债券融资,而后国家与国际债务居高不下,只能通过逃避债务或增加税收来解决问题。疫情之下的经济又该如何获得最优解?

  皮萨里德斯则聚焦于新冠造成的就业与失业问题:在疫情侵袭之前,即使已经出现的自动化、智能化趋势迫使许多工人转行,许多行业在这一趋势影响下改变了经济结构,但总体而言,就业形势稳定。面对疫情,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适应并顺应了远程办公模式,而事实是,疫情放大了生产过程中的数字化特征,加速了数字化趋势。当人们愈发习惯于远程工作,那么餐厅、交通等基础服务业都会受到影响,教育和生活方式也会进一步发生改变。

顶尖“经济头脑”如何看待疫情?

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
图|WLF独家

  “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几何?基德兰德借助计算模型指出,在老龄化的社会背景下,若我们的人口结构没有发生转变,到2060年,社会的经济生产将下降17%;2100年,这一下降比率将高达39%。

  基德兰德提出了一个富有价值的建议:提升女性劳动力的参与比例,或许能够弥补大量退休人员带来的劳动力缺口。近年来,加拿大、英国等国家的女性劳动力参与率正在不断上升,但美国却是个例外,基德兰德认为这一现象值得深入的研究和思考,为何美国的女性工作参与率在20年里呈现出持续的下降。

顶尖“经济头脑”如何看待疫情?

芬恩·基德兰德
图|WLF独家

  顾强回归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从四个问题出发:疫情会改变城市发展的格局吗?研究数据表明,城市的密度与疫情的感染模式没有必然关系。城市化的最终路径是都市圈化吗?创新会使世界变得更“尖”吗?在中国,创新要素不断向北京上海聚集,创新源于高质量的要素集聚与生态营造。从中国经验看,核心城市的“创新尖峰”与周边地区的“制造高地”的空间耦合新范式,提升了都市圈产业整体竞争力,这种发展路径对其他发展中国家也许是有借鉴意义的。

顶尖“经济头脑”如何看待疫情?

顾强
图|新华网

  疫情会不会改变全球化的发展趋势?顾强的答案是否定的。国家间的经济外循环能够带动世界经济的发展,各个国家都能从中获益,有效扩大内外循环将是各个国家的共同选择。

  经济学对于社会的关怀,在本场圆桌讨论中得到了几位科学家的回应。顾强提出,此次疫情对于穷人的影响实际上要远远大于富人,股票市场利好,富人反而更加富裕起来。那么经济学家应该回答的问题是:如何防止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如何帮助弱势人群、国家、地区度过这样的危机?

  萨金特首先提供了另一角度的观点:有一部分经济学家认为,集合消费水平取决于财富水平,而股票市场是财富水平的一个重要特征。美联储和央行并非有志于股票的走势,也并非在为富人考虑,他们认为只要股票和债券市场发展利好,不论是对穷人还是富人,都是有好处的——所谓水涨船高,穷人和富人都能够得到财富水平的提升。

顶尖“经济头脑”如何看待疫情?

托马斯·萨金特
图|WLF独家

  “水涨船高是不错,倘若船一开始就是倾斜的呢?”

  在皮萨里德斯看来,经济对于每个群体的冲击力不同,一刀切的办法并不可行。我们不难发现,在疫情中能够远程、在线完成的工作,往往属于高收入群体;而诸如快递员、售货员等人群,他们无法在家中继续获得工作保障,这就是所谓数字化带来的一条更加难以逾越的鸿沟。

  很多人在疫情之下提出了一个“取舍”问题:是对抗疾病还是维持经济?二者之间的对立冲突性存在吗?汉森的答案是:的确如此。当政府选择将封城一类的措施作为对抗疾病的办法,经济结构和发展必然受到冲击。但事实上,把人们关在家里同样会产生更多的疾病,心理状态的影响是非常显著的。无论我们面对二次疫情时,是否会在经济方面表现得更有经验,疫苗的生产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圆桌论坛的最后,经济学家们对中国乃至全球范围内的年轻学者提出了建议。

  “学数学,越多越好。”——基德兰德

  “跨学科经济学者的价值将不断凸显。”——皮萨利德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