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参会诺奖得主云端"报到"!阿尔特:收获需要时间,当下戴口罩保持距离很重要!
2020-10-29
文汇报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屏幕快照 2020-10-29 下午9.05.27.png


  身着西装,打着红色领带,北京时间10月29日晚8点50分,2020年新晋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美国病毒学家哈维·阿尔特(Harvey J. Alter)出现在了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WLF)的视频连线屏幕上。

  “WLF很独特,是为推动科学研究,遗憾的是,因为疫情的关系我无法到上海进行线下交流。”阿尔特越洋表达了对WLF的欣赏,30多分钟的专访他与记者聊科学探索之路,聊获得诺奖后给人生注入的“美妙改变”,尤其是谈及新冠疫情,他严肃“喊话”:当下,全面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是非常重要的措施!

屏幕快照 2020-10-29 下午8.46.55.png


  严峻的新冠病毒疫情,让今年的生理医学奖格外受到关注。哈维·阿尔特与迈克尔·霍顿和查尔斯·赖斯三人因发现丙型肝炎病毒而共同捧得诺奖,他们的发现使针对丙型肝炎的抗病毒药物得以迅速发展,现在丙型肝炎已被定义成一种可以治愈的疾病。这一科学研究典范也为当下全球的“新冠病毒之战”带来曙光与提示:永不言弃的科学探索、全球一心的支撑体系,缺一不可,阿尔特在专访亦强调了这些。

祈求“肝神”保佑,丙肝病毒发现的曲折之路

  “诺奖改变了我的人生,让我知道原来我是有生活的。之前我的生活被研究占据了,在获得诺奖后,我收到了很多邮件、电话、信件,很多人希望我能分享研究和经验,这确实是美妙的体验和改变人生的时刻。”阿尔特的“开场白”,很“诺奖”,当然,不是人人都有这种美妙体验的。

  如今说来云淡风轻,曾经的阿尔特也被病毒搞得“一头炸”,看看他与丙肝病毒的“对战之路”,有整整50年之久。

  “这项研究进行了很长时间,这是很奇妙的,感谢我所在的研究机构能让我专注于丙肝研究。”阿尔特说,很多时候,进行科学研究是渐进式的,无法知其终点,因此一定要对基础研究留有空间、时间和自由度。

屏幕快照 2020-10-29 下午8.46.43.png


  此次论坛期间,阿尔特将领衔“病毒之战”话题,他亲历的丙肝病毒发现之路就颇为曲折,有长达至少15年的挫败期。故事可从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说起,人们先后发现了甲肝和乙肝病毒,可就在人们以为对肝炎病毒的了解已足够充分时,一种新的病毒出现了。阿尔特在工作中发现,有些输血后患上肝炎的患者血浆中没有乙肝病毒抗原,1975年,他将这种新型肝炎命名为“非甲非乙肝炎”,并与合作者开始了“病毒捕猎”之路——寻找“非甲非乙型肝炎”的病因。

  但病毒太狡猾了!阿尔特曾在自传中写道:沮丧的情绪集中体现在他1988年写的一首诗里,标题是《只见抗原踪,难觅病毒影》(I Can't See the Forest for the HBsAgs)。这名医学界的文学青年一度祈求“肝神”保佑,并在事后自嘲“这首诗果然感动了肝神”。1988年,凯龙团队在拿到“阿尔特面板”后第一时间做了测试,这次成功了!1989年,凯龙公司霍顿小组将其命名为“丙肝病毒(HCV)”。正是在这一系列工作的基础上,美国开始了血液和捐献者筛查项目,让肝炎的风险从1970年的30% 降到几乎为零。相关筛查如今已在全球普及。

  回顾这段探索之路,阿尔特似乎用亲身经历给了科学后辈这样的直白箴言:别气馁,坚持住,始终对科学之路抱有热情与坚韧的信心!

呼吁给予青年科学家“实打实”的帮助

  履历显赫,获奖无数,功成名就的阿尔特牵挂后学的成长。专访中,他尤其强调:“对于青年科学家来说,要有一些运气,要有资金、空间和自由度来进行科学研究。”

屏幕快照 2020-10-29 下午9.05.16.png


  此次除了“病毒之战”顶尖科学家峰会外,他还将出席世界顶尖科学家青年论坛,与后辈分享自己的经验和建议。他在此前与接受WLF论坛专访时也呼吁,给青年科学家更多关注,并且还得有“实打实”的资金支持。

  在那次专访中,他“揭秘”了自己儿子的一段往事:小阿尔特曾经也是医学领域的优秀学者,但是在申请资助的过程中无比受挫,“他曾经申请一个资助项目,评委给予了很好的分数,但不是足以资助他项目的分数,评审们就给了他一些修改建议,他根据这些建议进行修改,然后轮到另一个评审小组评审,结果他们又给了一些建议……就这样,过了一阵子,他决定放弃了。”阿尔特直言,这个过程实在是太“painful”(磨人),“而这就是当下真实发生的情况,我想我们正在失去无法获得研究资金支持的一代年轻人,他们只能以合作者的身份加入别人的项目组,很难开展自己独立的研究项目。”

  阿尔特目睹年轻人的“困难”,并呼吁:如果能给年轻人更多帮助,支持他们开展自己感兴趣的原创研究,将是一件非常棒的事。

收获需要时间,人类从不缺乏战胜病魔的能力

  对正在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阿尔特亦十分关切。

  “有时候,收获是需要付出时间的。”这句话是阿尔特对丙肝发现之路的感慨,也适用于当下人类正在面临的新冠病毒之战。

  从SARS、埃博拉到新冠,为什么我们会面临这么多病毒的攻击?阿尔特直言,突变就是病毒的自然特性,作为非常小的“机器”,病毒只想要存活、复制,找到宿主并攻击宿主的免疫系统,它们会持续改变自己去适应宿主的体内环境。

  但,人类从不缺乏战胜病魔的能力。他分享给在场记者一个消息:他所在的研究团队已测出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了解其蛋白质结构和产生的抗体。“对于一个病毒一定要先了解其复制机制,才能研发出有效的药物。”阿尔特表示,在全球科研工作者的齐心协力下,一定能大大缩短病毒研究和抗疫进程。

  在现阶段,这名大科学家不忘强调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战疫举措:“大家要全面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这是非常重要的措施!”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