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执行理事长兼秘书长王侯:科学事业中的企业角色
2020-11-25
第一财经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人类社会持续向前发展,仰赖于科学事业的进步和成果转化。由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WLA)发起的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以推动基础研究、倡导国际合作、扶持青年成长为使命,在短短三年时间里飞速成长,成为连接世界顶尖科学家的重要纽带和促进国际科学界高端对话的重要平台。这其中,华夏幸福以WLA基石合作伙伴的身份,多方位参与并支持着论坛及科学事业的发展。

  通过对话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执行理事长兼秘书长王侯,我们期待对企业推动科学事业发展、服务社会的角色和作用有更加全面的认知,同时更能理解华夏幸福这样一家地产企业,缘何深度参与到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中。

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执行理事长兼秘书长 王侯

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执行理事长兼秘书长 王侯

  Q: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今年已是第三届,在嘉宾规模和能级上都有了稳步的提升。您对协会和论坛未来还有哪些期待?

  A: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还是有很多设计安排,每年的开幕式都有主旨发言,主旨发言一般由当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向世界宣布当年的最前沿成果。

  另外,我们突出科学家属性来做安排,比如今年安排了斯坦福大学前校长、“硅谷教父”轩尼诗来做主旨发言。不论对华夏幸福、上海临港,还是对中国的产业,这样的安排是有非常清晰的指向性的。我们希望中国能够有更多的硅谷,我相信通过华夏幸福在全国的布局,若能在近两年不断地出现一些硅谷式的创新,也是对中国创新的巨大推动。

  临港也一样,现在临港集团在整个上海的布局,包括G20走廊、大飞机产业园、芯片等都是面向国家重大战略。所以,我们也是基于这些情况在论坛中做了相应设计安排。论坛还会选择邀请企业科学家来发言,比如今年专门邀请了诺华的全球CEO。像这样的企业是以科研作为核心竞争力,诺华主要专注在新药研发上,在全球做得非常好,我们之中的一个科学家,给他们做了17年的首席科学家,这是一个模式。对于中国的生物科技企业,有首席科学家制这样一个设计,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选了诺华的美国科学院院士来发言。

  同时,我认为从“最先一公里”到“最后一公里”的关键是转化。转化本身是一门科学,所以这次我们请了雷蒙德•史蒂文斯过来做主旨发言,全球都对他的发言非常震动。他不仅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科学家,两次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还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转化型科学家。他曾经花费100万美金买了一个专利,经过三年多时间的培育,最后以74亿美金转化出去,这也是全球科学领域的一个重要案例。可以看出,我们在对科学家的选择上也是非常重视的。

  此外,我们每年开幕式上会推荐一个中国科学家,代表中国科学界面向全球顶尖科学家来做主旨演讲。第一年发言的是潘建伟,第二年是饶子和,因为他去年研究猪瘟病毒,而非洲猪瘟病毒也是一个人类的重大问题。今年选的演讲科学家是谢晓亮,他是美国国家医学院、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艺术与科学院等三个院的院士,也是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他现在研究的新冠病毒综合抗体,也取得了非常重大的发现。所以整体来看,论坛的主旨演讲设计是非常清晰的。

  同时,我们还设计了很多针对全领域的专业论坛,例如天文、化学以及国际科学界最重点的人兽共患、耐药性等等最前沿的科学问题,希望对企业界有进一步的发展启示。

  这两年,国家领导人在论坛的贺信及视频致辞中均做出指示,希望论坛能够围绕科学,聚焦前沿,为了人类共同的命运增加福祉。上海市委领导也提出,希望论坛成为一个全球学术思想、科学思想的高端对话平台,成为中国和全球科学资源相互链接的纽带。这意味着各方对论坛都是有期待的,所以我们要根据现实的需求,争取论坛一年比一年做得更好。

  Q:科学事业的发展要真正造福社会,还需要各种抓手,企业则是推动科学成果服务社会的重要载体。您认为企业在科学事业的发展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企业应采取哪些举措,才能更加高效地串联起科学与社会发展间的纽带?

  A:科学创新实际上有几个不同的节点,最开始应该是基础研究。原来基础研究是以政府为主导的,现在也呈现了多主体的趋势。现在很多有担当的企业,都愿意重视基础研究,因为这是大家的责任。

  实际上,我们所有的创新都是基于前面“最先一公里”的发问,面向人类发展的迫切需要去解决的一些重大问题,包括人类的生存、人类的发展,以及未来的人类的需求,都需要前面最开始的基础科学研究。

  所以我认为一些有责任的企业也应该开始参与进来,同时,一个有责任的政府也会担当起这些事情。最近,中共中央专门发布了关于推进基础科研的许多政策举措,我认为这也是中国已经非常清晰地认知到这一点,并且迅速行动起来了。基础科研做得好,才有后续的应用研究、公司的科学研究。否则,如果源头没有抓住,就无法开展后面的研究,无法进一步壮大。

  现在的企业大部分会着力在应用研究里的一些场景,而中国有很多的应用场景,这是全球都不具备的。华夏幸福也有许多的应用场景,所以他们能够敏锐地重视基础研究,以及像现在这样参与进来,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

  未来的基础研究一定是政府为主导,企业积极参与,而且相信企业的参与力度会越来越大。因为基础研究太重要了,企业要做百年企业、万年企业,尤其是高科技企业,自己没有基础科学研究部门,一定是有问题的。全球的大企业对基础科学的投入都是非常大的。

  我认为,企业的角色、政府的角色以及科研院所的角色是各自不同的:企业在其中最重要的作用,一是支持,二是责任。因为企业本身的发展也离不开源源不断的创新来支撑,而这些支撑需要大家一起来做。政府在其中发挥主导作用,科研院所是载体,而企业一方面身处整个应用场景的一线,处于整个社会发展中直接创造的端口,因此对于市场中随时出现的创新趋势以及需求,企业是最清楚的。

  此外,企业实际上是可以发问“最先一公里”的,尤其很多高科技企业本身就参与了科学活动的实践过程,因此企业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Q:2019年,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选择华夏幸福作为目前唯一的基石合作伙伴;今年华夏幸福更成为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的承办单位之一。作为协会的当家人,您为何选择华夏幸福作为协会和论坛的伙伴?你们是如何结缘的?

  A: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是由世界顶尖科学协会发起的,第三届论坛是由上海市委和上海市人民政府一起主办的,我们在选择合作方这方面非常谨慎,因为这是一个科学论坛,是一个持续长久的事情,所以对参与企业有一定的要求和标准,首先企业要有科学属性,第二是有社会责任感,第三是企业的领导者气质匹配。所以基于这样一些要求,我们选定的合作伙伴至少是有产业背景的,因为我们有“最先一公里”的发布,后续还需要“最后一公里”的落地。

  有产业功能的国内企业有很多,我们特别选了两家,一家是因为论坛在上海举办,所以首先是服务于上海的科创、上海的创新。在上海我们选择了跟临港集团进行合作,因为临港集团在整个上海的产业园体量非常大,也意味着我们的“最先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是相互匹配、相互链接的。

  在全国范围内,我们选择了华夏幸福这样一家非常有活力和创造力的企业。华夏幸福的模式本身在中国地产行业也是一种创新,我们也非常认可华夏幸福的几个特质:

  第一是华夏幸福的平安背景,因为产业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华夏幸福跟平安的战略合作是非常关键的,所以我们第一次签约是平安集团总经理谢永林亲自过来的。

  第二,华夏幸福确确实实在全国做到了大家都没有做到的产业高度,尤其在一些地方的项目做得非常出彩。

  第三,华夏幸福联席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暨总裁吴向东是中国地产圈非常有担当的企业家。他本人毕业于清华,其对科学的理解是很多企业家达不到的。

  基于这些原因,我们认为华夏幸福比较符合我们可持续发展的需求。所以,最终在全国范围内选择了华夏幸福。我个人认为,华夏幸福现在的产业园、产业新城等业务,它将来需要一个发动机,把科学作为里面的大装置和软件,所以双方的合作是相互促进的,我们非常看好。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