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校长开讲啦!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有请校长”送“牛礼”
2021-02-20
新民晚报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对申城中小学生来说,“神兽归笼”已进入倒计时。这个“就地过年”的特殊寒假,是否给宅家的自己充足了电?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WLA)为学生和家长们送上了一份“牛礼”。华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副校长娄维义、七宝中学校长朱越、市西中学校长董君武、晋元高级中学校长季洪旭和格致中学校长吴照做客“有请校长”节目,就科技创新教育思考与探索、科创助力全面发展、创新能力培养的课程链和学习场等不同主题,讲解科学教育方法。

  值得一提的是,这五所中学在去年10月底召开的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期间,成为首批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科学教育联盟成员。WLA表示,今后将有更多学校“掌门人”在线开讲,推进科学教育。

来源 | WLA

人才培养思路“牛”

  改革开放后,我国教育取得了长足发展,人才不断涌现。不过,有两点“缺”让华东师大二附中副校长娄维义如鲠在喉。“一是缺乏顶尖的创新人才,二是孩子考入大学后缺乏创新意识。”他连用三个“不”来形容:不想创新、不敢创新、不会创新。

  在娄维义看来,中学阶段培养创新人格至关重要,错过了这一“黄金期”,“到了后面再去发展就比较困难了”。他指出,这一阶段要平衡好三点:升学、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发展的需要。

  “在游泳中才能学会游泳,在创新中才能学会创新。”娄维义打了个形象的比方。常年的教学实践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试图绕开创新和研究,通过题海战术培养研究和创新能力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对于科技创新,华东师大二附中的育人理念是:培养创造未来的人,而不是适应未来的人。“因为未来一直在变化,要倡导创造,引领社会的发展。”

  “如果让莫言做数学研究,让陈景润写小说,会有怎么样的结果?”晋元高级中学校长季洪旭则抛出了这样一个假想。他想表达的是,大部分学生在填报高考志愿时都本着不浪费分数的原则,来选择学校和专业。这样一来,很多孩子将来在高校读书,乃至从事的职业,可能跟他的兴趣、优势智能和志向都没有关系。“这种选择是没有自我的选择,实际上是对创新素养的扼杀。”季洪旭说,“在高中阶段,给学生一些生涯规划教育,让孩子们知道自己是谁,将成为谁,很有必要。”

  在季洪旭眼里,学校是育人而不是育分,当一个学校只关注分数,学生的创新力就会被扼杀。“如果学校培养的都是‘标准件’,学校就相当于‘加工厂’,这是非常可怕的。”

创新实践做法“牛”

  “与其放得规整,手摸上去都是灰,不如越乱越好。”这是格致中学校长吴照对校园里创客空间的态度。他觉得,既然是创新实验室,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要让学生有归属感,对学生要全天候开放。

  这所有着逾百年历史的学校曾经也走过弯路:更看重是否出成果,对于前期的设想关心得较少。“通过这几年的创客实践,我们感觉到过程更为重要。如今,学校已有1300项发明专利。”吴照介绍。对于潜在的“小科学家”,老师会用科学的研究方法引导,尤其是规范的流程和真实的记录。

  市西中学校长董君武带来了一个令人费解的新名词:半野生教学法。“当学生有了创意后,指导老师会和他一起讨论,让他动手去实践。而实践就会碰壁,再跟老师进一步来讨论,为什么这个问题解决不了?”他解释,“有了三五个方案后,再让学生一个个去尝试。如果都走不通,老师再跟他讨论。”通过这样的教学,让学生思维得到发展,这是科创在高中阶段要达成的一个重要目标。

前辈分享经验“牛”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主任陈玉琨作为特邀嘉宾亮相。他也是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科学教育联盟筹委会总召集人。在科学教育和创新教育中,中学校长应该做些什么呢?陈玉琨认为,首先要关注学生的兴趣和爱好,要培养学生天然的好奇心。“科学探究的过程,有一种内在的动力,会使学生的知识更加扎实,考分大都只会提高不会降低。这是我观察了全国几千所学校得到的结论。”

  对于“习惯焦虑”的家长,陈玉琨也有话说。他给出了三条建议:学会等待、善于留白、尊重个性。“有位校长曾说过,别和小树去较劲,它稍微长歪了就急着要把它扭过来,结果却扭断了。在树边上绑一个木桩,慢慢地引导它,它反而直了。”陈玉琨说。而孩子的成长就像一幅画不可能画满,给孩子“留白”,他才有思考的时间,有机会调整自己。此外,家长应该意识到,看到别人家孩子的长处,就非要自己的孩子也做到,这不太现实。

  七宝中学校长朱越去年参加了第三届论坛的一场活动。她颇有感触地说,每个学生都是灿烂的烟火,在他有微光的时候,如果能够遇到点亮微光的顶尖科学家,或者接触到这样的资源和平台,这对他们的影响肯定是终身受益的。

 

新民晚报记者 郜阳

相关报道
春节七天乐,“有请校长”说
华师大二附中副校长娄维义:在游泳中才能学会游泳,在创新中才能学会创新
完整访谈:有请校长 | 华师大二附中副校长娄维义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