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A科学家说① | 诺贝尔奖的基因可以遗传吗?
2021-05-01
WLA上海中心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编者按:罗杰·科恩伯格(Roger Kornberg),200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WLA)主席,斯坦福大学温泽医学教授,前俄罗斯总统与布什家族的科学顾问因其对‘真核生物转录的分子基础’的研究而获得2006年诺贝尔化学奖。”......

  仅仅这类顶尖科学家们的简介,是否让人觉得太有距离感?哪怕罗列出了他们的主要成就,但似乎还是少了什么。从五月起,我们将推出“WLA科学家说”栏目,不定期发布顶尖科学家们的故事,希望能让大家从更多维度来认识和了解这些聪明有趣、阅历丰厚的科学家们。

  今天首先带来的是WLA主席罗杰·科恩伯格的故事。他是诺贝尔奖历史上的第六对“父子诺奖”,在诺奖父亲的耳濡目染下很早就对科学研究产生了兴趣;但大学的前三年,都是主攻“英国文学”,后来对“真核生物转录的分子基础”的不懈研究,不仅让他斩获诺奖,还让他遇到了人生伴侣,收获了幸福的家庭......希望今天的这篇内容,能让你对这位不凡的科学家有更多的了解。

 

  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主席、斯坦福大学温泽医学教授罗杰·科恩伯格(Roger Kornberg)因对“真核生物转录的分子基础”的研究,单人独享2006年诺贝尔化学奖。


  他是诺贝尔奖历史上第六对“父子诺奖得主“,他的父亲阿瑟·科恩伯格(Arthur Kornberg)于1959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虽然获奖领域不同,但他们的研究都是遗传基因领域,也都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

  诺奖基因难道真的可以“遗传”?

 

获得诺奖靠先天基因还是后天努力?

  十二岁时,罗杰·科恩伯格的父亲阿瑟·科恩伯格与塞韦罗·奥乔亚一道,因研究遗传基因信息在脱氧核糖核酸(DNA)分子之间的转移而获得1959年诺贝尔医学或生理学奖。年幼的罗杰·科恩伯格曾跟随父亲去斯德哥尔摩领奖。“我一直仰慕父亲以及其他许多人的工作。”他说,“我把他们视为最近50年间真正的巨人。”

  从小,罗杰·科恩伯格确实从父亲身上继承了科学研究的兴趣和习惯。他强调:“最重要的是科学传统的耳濡目染,即如何在研究中传承科学传统。”童年痴迷于待在父亲的实验室里,甚至在某个圣诞节,罗杰·科恩伯格想要的礼物就是在实验室度过更多的时光。

阿瑟·科恩伯格( 右) 与儿子罗杰·科恩伯格(左) 图 | Paul Sakuma/Associated Press

  在后来的研究中,罗杰·科恩伯格立足化学领域,先后辗转于哈佛医学院生物化学系和斯坦福医学院结构生物学系,并在此间有所突破。“我决定研究核小体追求的功能而不是结构,并因此加入了Yahli Lorch的团队。她是我染色质研究的终身合作伙伴,也是我生活中的伴侣。” 科恩伯格的自传中写道。

  他和团队一起研究了核小体对转录的影响,发现RNA聚合酶能够通过核小体读取。这一发现与 Michael Grunstein及其同事的遗传研究一起,确定了核小体在转录中的调节作用。从那以后,更多的研究发现了核小体在各种染色体相互作用中都发挥着调节功能。这一全新的领域就此诞生,成为当今生物科学中最活跃的领域之一。

罗杰·科恩伯格描述的转录过程。RNA聚合酶呈灰色/白色,DNA螺旋呈蓝色,正在生长的RNA链呈橙色。| 图 NobelPrize

  当59岁的罗杰•科恩伯格获得诺贝尔化学奖时,他通过电话在瑞典科学院诺贝尔化学奖评审委员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确实为自己获奖的消息感到震动。”谈及自己能像父亲那样获奖,他说,“这种异乎寻常的事情从来不是单纯期望就能企及。”

  尽管父子研究都涉及遗传基因,但罗杰·科恩伯格并不认为获得诺奖也是有遗传基因的。“我太太说过诺贝尔奖不是遗传。换句话说,我拿这个奖不是因为基因,也不是因为经验,而是因为付出了艰苦的努力。” 

 

一名成为化学家的文学生

罗杰·科恩伯格在实验室中 | 图 alchetron.com

  很少人知道,在化学领域有所建树的罗杰·科恩伯格,在哈佛大学度过的本科四年中,前三年学习的都是英国文学专业。“因为我知道有一天,我肯定会在科学方面建立自己的事业。这是我最后一次有机会去学习一个完全不同的学科。” 

  罗杰·科恩伯格最喜欢的作家是大名鼎鼎的莎士比亚,大学期间阅读并背诵了很多莎士比亚作品,还上了很多相关的课程,这也是为什么直至如今,他富有磁性的演说,总别具魅力。

  他热爱文学,以致于成为化学家以后,还想过是否要成为一名作家。同时,他也十分鼓励青年科学家们学习语言。“仅仅做科学还不够,你要把自己的科学研究的结果和外界沟通”。

  尽管如此,罗杰·科恩伯格深知自己的兴趣在于化学,并终将踏上学习化学的道路。他认为化学是科学界的皇后,甚至是最重要、最有趣的学科。“化学可以说是连接了理论和现实的一门学科。物理是来解释很多生物和周遭的物件、物品的,但是化学则更基础。”

  罗杰·科恩伯格一直到研究生阶段才开始学习化学。期间他遇到了一个很好的老师,说了一句值得他铭记一生的话。“他告诉我,面对失败是很重要的。”研究生三年间,罗杰·科恩伯格十分努力,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

  “我曾经有几年从早学到晚,一年365天都如此,做了几千页的笔记,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有一天,同样是科学家的父亲随意问我,你学了三年却一事无成,你是否担心自己?我说,即使我什么都没有发现,但还是觉得自己能够成功。”

  他的态度得到了父亲的赞同,相比于学会或发现了什么这个结果,一直希望并相信自己能够收获更多的东西并不断探索,“每一天都去尝试,而不是沉浸于失败中”,这才是科研路上最重要的。

  罗杰·科恩伯格研究生期间的实践也成为了日后教科书上,激励一代代年轻学子的内容。

 

发起顶科协,看好中国发展

罗杰·科恩伯格在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 图|WLF

  罗杰·科恩伯格不仅仅是一位致力于基础科研的科学家,更具备全球的战略眼光,他曾担任了以色列总统的科学顾问和俄罗斯总统科学顾问,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科学是无国界的,它是国际性的,非政治性的”。科学的目标在于全人类之福祉,唯有开放的国际交流合作才能推动科学进程。

  他和中国渊源颇深,也非常看好开放的中国的迅猛发展。他第一次来中国是在30多年前与妻子一起过来,当时最大的孩子只有3岁。“那个时候,可能上海只有一千部汽车,也没有现代化的楼宇,我无法想像上海变化的速度,它现在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之一。”一次接受采访时,他表示。

  在与王侯先生(现任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执行理事长兼秘书长)因项目合作结缘,谈到中国科技发展和基础科学需要突破的机遇下,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的想法萌生。在罗杰的亲自推动下,由五位顶尖科学家共同发起,协会于2017年正式成立。2018年10月,在上海市的盛情欢迎下,首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正式在上海召开,并在三年内成为了最具吸引力的全球顶级科学盛会之一。

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莫比乌斯论坛  |  图 WLF

  罗杰·科恩伯格极其强调基础科学的重要性。“我们发现大家都比较关注科研成果的应用,技术的转化,但是却忽视了基础科学,更多地转向了工程学。协会将不断实践,跟政府、民众一起,支持追求基础科学的研究,为追求知识而努力。”同时,基础科研还要靠最活跃的青年人来做,并在国际合作的框架下进行。

  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和论坛,在罗杰·科恩伯格的带领下,聚焦推动基础科学、倡导国际合作和扶持青年成长三大使命吸引愈来愈多顶尖科学家和青年科学家们以及关心科学的全球力量同行。

  2019年第二届参会的顶尖科学家人数几乎翻了一番,首届论坛中80%的科学家再度到访,成了“回头客”。2020年第三届论坛,通过线上与线下参会的顶尖科学家达到了近140位,还有200余位优秀青年科学家,罗杰·科恩伯格专程从以色列飞到中国,接受了14天的隔离后参会。

罗杰·科恩伯格在第三届论坛大师讲堂上的演讲  图|WLF

  今年,由罗杰·科恩伯格领衔的世界顶尖科学家国际联合实验室(又称WLA实验室)落户上海。WLA实验室将以“为重大科学技术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促进基础科学发展”为科学使命,与世界顶尖研究院校如斯坦福大学、牛津大学、斯克利普斯研究所等联动合作,实现更多科研成果转化,促进科技创新发展,同时还将培养更多未来的世界科学家领导者。

  罗杰·科恩伯格认为,自己可以做科研的日子越来越少,而年轻人的发现可以在未来帮助解决人类面临的挑战。他认为科学的学习,光是读书和上学是不够的,与其他优秀的科学家交流学习和科学的传承十分重要。“有数据证明,大概有一半诺贝尔的获得者,都是之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学生。” 罗杰·科恩伯格表示, 他未来的工作重心也将逐步转移到上海。

  “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有很多的中国科学家赢得诺贝尔奖。”

特约撰稿 张泽茜
编辑 冬青子
责任编辑 小 文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