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出炉!顶尖科学家们在顶级天文馆聊了哪些“天”?
2021-07-17
WLA上海中心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星点点,月团团,倒流河汉入杯盘”,千百年来,国人对星空的向往从未停止。如今,为追寻宇宙的奥秘,我们建造了目前全球最大的射电望远镜FAST;为科普宇宙的神奇,我们也拥有了目前全球最大的天文馆——上海天文馆。

  而对宇宙的好奇不分国界。今日(7月17日),在上海天文馆盛大开馆之际,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WLA)上海中心与上海科技馆,邀约世界顶尖科学家为天文馆开馆寄语(详见后续推送),共同举办“飞向无尽的宇宙”——天文高端国际会议”。诺奖科学家、中科院院士、国家天文台台长、上海天文台台长等国内外学界大咖纷纷参与其中,共同分享天文前沿话题,探讨国际合作新思路和科普教育新途径,引领公众关注宇宙、关注天文学,共同播撒科学火种。

  同时,WLA上海中心还与上海科技馆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以进一步建立长期的深度国际科学交流与合作(详情见本日推送第三条)。

他们具体聊了什么“天”?

  从黑洞到暗物质,从我国首颗X射线天文卫星到全球第一射电天文望远镜FAST,在会议上,科学家们分享了如今天文领域的有趣发现和新研究热点。

  作为组织协调国内学者参加事件视界望远镜(EHT)国际合作、拍摄人类首张黑洞照片的牵头人,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台长沈志强分享了这一里程碑式事件。他表示,这张黑洞照片是向科学巨匠爱因斯坦的又一次致敬,也是向数十载孜孜以求的科研人员的致敬。它向人们昭示了科学的魅力,激励后来者不断求索。“人类的征途,是浩瀚宇宙”,他说。

沈志强 图 | 论坛现场

  而探索征途中,201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会员(WLA)亚当·里斯(Adam Riess)发现宇宙一直在膨胀——这一成果也为他带来了诺贝尔奖。他在演讲中表示,研究团队在确定这点后,便开始深入探索其膨胀原因。他说,当下主流观点认为宇宙膨胀是暗能量造成的,它占据了70%的宇宙成分;但实际上人们对于暗能量仍然知之甚少,这是一个极具价值和吸引力的方向。他的团队采用最新方法,研究宇宙大爆炸后不久直至现在的所有宇宙微波背景,以真正理解宇宙的膨胀。他还介绍了在这个研究中涉及哈勃张力的有趣争论。

亚当·里斯 图 | WLF

  提到暗能量,则绕不开物理和天文学领域的两大世纪难题——暗物质本质与宇宙射线的起源。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台长常进带来了关于这两个难题的研究新进展。团队利用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对宇宙射线电子、质子、氦核能谱和伽马射线作出最为精确的测量,揭示出了能谱新结构,为限制暗物质粒子属性和理解宇宙射线起源提供了重要数据。

常进 图 | 文汇

  在宇宙中,那些不发光的行星也是近年研究热点。2019年物理诺奖得主、WLA会员迪迪埃·奎罗兹(Didier Queloz)介绍了团队的行星观测成果——通过观测分析日食和行星凌日时恒星光谱的变化,获得了大量行星数据。大致上行星分为三大类,即类地行星,类似木星的气态行星,以及液态或冰质行星。而其具体结构和组成成分却相当多样,如超级地球、迷你海王星以及超级海王星等。

迪迪埃·奎罗兹 图 | 论坛现场

  观测宇宙离不开卫星和望远镜等科学设备慧眼太空望远镜首席科学家、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粒子天体物理中心主任张双南介绍了中国首颗X射线天文卫星“慧眼”(HXMT)的成就,其自2017年发射以来,对黑洞和中子星的观测研究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其中包括引发国际天文界轰动的“快速射电暴可以起源于磁星”。

张双南 图 | 论坛现场

  目前全球最大射电望远镜、我国贵州天眼FAST的首席科学家李菂,则为大家分享了FAST的设计思路和最新科研发现。他表示,FAST在阿雷西博望远镜的概念基础上进行了重大的自主创新,自2020年正式运行以来,产出了诸多重要科学成果,包括发现遥远的快速射电暴,系统搜寻中子星以及深度测量星际磁场等。他强调,天眼的建设是科学的努力,国家投入的结果,也是国力变迁的象征。

李菂 图 | 论坛现场

  目前,“慧眼”和FAST已面向全球所有科学家开放,获得了全球科学家一致的高度赞誉。这类基础科学将在不断加强的国际合作中取得更加深远的进展,惠及整个人类群体。

  至此,科学家们的专业学术聊“天”暂告一段落。别急,后面还有更好玩的圆桌讨论,随后即将推出:天文拿诺奖全靠蒙?首先,你得做到极致

  更多内容将陆续放出,敬请期待~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