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青科“挑战”物理标准模型不完善,奠基人格拉肖:凑合着先用吧
2021-07-30
WLA上海中心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现有的物理标准模型不完善,对新模型怎么看?

  微观物理理论对宏观社会学有无帮助?

  科研合作要不要设个边界?

  ......

  世界顶尖科学家对话中国最顶尖的青年科学家,精彩继续。来自中国中科院、中科院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国内一流科研机构的年轻优秀科学家们开启脑洞,用一连串问题围住了物理标准模型的奠基人之一、197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WLA会员、美国理论物理学家谢尔顿·李·格拉肖(Sheldon Lee Glashow),让我们来看看后者是如何接招的吧!【本场活动详情可参看:“不能有了榔头,就满世界找钉子”,顶尖科学家为中国后辈指路

谢尔顿·李·格拉肖回答青年科学家提问 图 | WLA

 

1、标准模型不完善,但还没有更好的

  已89岁高龄的格拉肖,仍拥有无尽好奇心,十分期待物理界未来的新发现。他是物理标准模型的奠基人之一,然而这个模型并不能完美解释所有物理现象,例如暗物质。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阮曼奇就此直问格拉肖,有没有最喜欢的新标准模型,以及对建立新模型的形式有什么看法。

  “真是好问题。标准模型是不完善的。”格拉肖坦诚地说,“不过目前我还没有除此之外更喜欢的新模型。”视频中的他目光炯炯有神:“这个领域有着很多疑惑,但也非常令人兴奋。”

  他表示,在高能物理领域,尽管现在成千上万的物理学家通过对撞机找到了很多新粒子,但至今人们依旧无法确定最基础的粒子是什么,那些新发现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未来的发展将会非常缓慢,”他指出,“但会诞生很多理论想法”尽管这些理论难以被证明或证伪,他也认为它们非常优秀、非常具有想象力。尽管如今有些观点,如“用一些非常简单的原始概念(即数学)来表达物理学”,有些极端,但他相信,像阮曼奇这样的下一代优秀青年科学家,会在这个领域找到新的研究方法和方向

  随之,一个充满想象力的跨界问题,由中科院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吴德胜博士提出:“微观物理理论,例如粒子物理、量子纠缠,在未来能不能在经济系统或社会系统中起到作用?”

  “从理论角度上讨论学科时,不管应用经济学还是物理,都会有很多共同点,所以我会非常热情地认为,在理论方面这一点是大有可为的,但是实践方面我认为不可能。”他谨慎地表示,科学家可以在理论物理领域和经济学领域之间切换,并且在转行之后做得很好,但他自己在两个领域之间尚未看到可以交融的应用部分。

谢尔顿·李·格拉肖 图 | WLA

 

2、仅靠想象力和好奇心,无法成为科学家

  仅靠想象力和好奇心没有办法成为真正科学家的。”在回答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孙永昊关于好奇心的问题时,格拉肖这样说。但他并不赞同很多国家、学校里破坏学生们好奇心的行为。他认为,好奇心为人类带来了新事物,甚至是无心插柳、惊喜的科学见解,“我们当然要对固有的思维之外事情感兴趣,而在保护自己拥有的好奇心的同时,更要极其专注于自己目前的工作。”

谢尔顿·李·格拉肖 图 | WLA

  在全球化的趋势下,专注自身研究的科学家们面临参与更多的交流和合作,那么,“科研合作是否需要设置边界?”来自北京科技大学的王鲁宁问到。

  “我认为科学应该是开放的。”有过与各国物理学家丰富合作经验的格拉肖坚定地表达了这个看法。

  以全球合作抗疫为例,“我相信在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比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更严重、破坏力更大的公众卫生的问题,只有开放共享才能应对这些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他强调我们应该传承本次抗疫中的各国开放与合作精神,“我们还亟需应对正在破坏我们星球的气候变化问题。”当下,气候变化已经影响了加利福利亚等地区的人们的稳定生活,“应该为我们的子孙考虑未来”格拉肖感叹。

 

相关阅读:

不能有了榔头,就满世界找钉子”,顶尖科学家为中国后辈指路

为什么新冠还没特效药?诺奖科学家:只怪当初太短视

计算机视觉领域泰斗:不必模仿人类视觉,计算机自有优势

整理 冬青子
排版 杨 周
责任编辑 羽 华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