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 │ 世界顶尖科学家圆桌π举行,科学家们说人工智能和生命科技都离不开国际合作
2022-11-08
WLA上海中心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两场世界顶尖科学家科学圆桌π,两场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奖获奖者讲堂,颁奖典礼后第一天,首届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奖的两位得主马不停蹄,开始了和各国科学家的思想碰撞和科研分享。

2022年智能科学或数学奖得主迈克尔·I·乔丹(Michael I. JORDAN)出席了“数智未来新突破”圆桌会议,2022年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奖生命科学或医学奖得主迪尔克·格尔利希(Dirk GÖRLICH)则参加了“科技共筑人类生命健康共同体”的讨论。

 

两位科学家还通过获奖者讲堂,向专业听众及科学爱好者们介绍了自己的科学研究领域和最新研究成果。
 

人工智能需要并属于全世界

“数智未来新突破”圆桌会议由1986年图灵奖得主约翰·霍普克罗夫特(John HOPCROFT)主持,首届顶科协奖智能科学或数学奖得主迈克尔·I·乔丹教授与世界顶尖科学家们一起展开了探讨,话题的核心就是“人工智能”。

顶尖科学家科学圆桌π连线现场 图 | WLA 上海中心

乔丹教授开场的第一个剖析对象就是“人工智能”本身。他“并不觉得人工智能的定义非常有用”,它的经典定义是模仿人类行为,然而计算机科学中最令人兴奋的并不是对人的模拟。人和人之间并不仅仅只有数据点,在经济层面、社会层面、文化层面都有非常复杂的连接结构。

乔丹教授的发言奠定了这场圆桌会议的主要基调——人工智能的研究,需要数学、计算机科学、统计学、逻辑学、神经科学和语言学等多学科交叉融合,而同时它又需要进入更多的学术领域变成“人工智能+”。

首届顶科协奖智能科学或数学奖得主迈克尔·I·乔丹教授 图 | WLA 上海中心

约翰·霍普克罗夫特教授颇为兴奋地表示,“我们正处在信息时代的起始而不是终结”。正因如此,在与会的顶尖科学家们看来,未来有大片的空白,有无数令人兴奋的研究方向。

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吴飞致力于“可解读、可翻译”的AI算法研究,使之更接近于“人类的”逻辑推理。

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博世AI教授朱军正在和很多神经内科专家沟通,想要去了解人类的记忆和遗忘的机制,通过借鉴这些人类机制来建立算法的模型。2011年,朱教授在清华大学的博士后阶段曾经跟随乔丹教授学习过。在会场上重逢,令他十分欣喜。

乔丹教授和清华大学颇有渊源,他受清华大学软件学院王建民教授邀请,担任了清华大学杰出访问教授。而他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清华大学软件学院长聘副教授龙明盛此刻也在线上。

线上线下学术交流 图 | WLA 上海中心

龙明盛在清华大学做过一个调研,发现学生们都喜欢听迈克尔·I·乔丹教授的人工智能课。龙明盛本人目前的课题是机器学习,他坦言虽然人工智能已经变成了一个“流行词”,但它的发展仍然存在很多困难。

教育部长江特聘讲座教授敖平从更底层的逻辑去看待人工智能,他认为人工智能的实用性是很强的,但如果只是算力,缺乏一个有科学基础的解释机制,会阻碍它的发展。

线上线下学术交流 图 | WLA 上海中心

约翰·霍普克罗夫特教授回顾了计算机几十年来的发展,以前“关注的重点还是让电脑变得更加有用”,现在重点则转向了“怎么去更好地利用它”。

2004年美国总统科学、数学和工程指导卓越奖得主兰诺·布鲁姆(Lenore BLUM)教授说她没有退休的概念,更没有时间去打高尔夫。她总在开启新的研究课题,这让她保持了活力。她认为未来人工智能可以跟任何东西结合在一起,甚至是音乐、舞蹈、绘画等艺术领域,未来的人工智能会成为一个“集大成者”,对人类产生深远的影响。

线上线下学术交流 图 | WLA 上海中心

人工智能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对数据的需求。参与圆桌会议的科学家们,无一例外都呼吁在科学研究中充分展开国际合作。正如乔丹教授所说,“你需要根据每个国家、每个环境,由当地的人采集相关的数据……这就是本质所在”。

 

科技共筑人类生命健康共同体

“科技共筑人类生命健康共同体”圆桌会议刚刚开始,主持人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兰迪·谢克曼教授(Randy Schekman)就特意向2014年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得主阿里姆-路易斯·本纳比教授(Alim-Louis BENABID)表达了谢意。

线上线下学术交流 图 | WLA 上海中心

阿里姆-路易斯·本纳比教授在过去的15年时间里一直在分享他的专业知识,一种“让神经学医生破坏大脑中一些结构的外科手术”,也就是我们所知的“脑起搏器”。正是这种“DBS手术”治疗了兰迪教授太太的帕金森症,并帮助她逐步恢复健康。这个例子也成为了圆桌会议主题的一个生动注脚。

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兰迪·谢克曼教授 图 | WLA 上海中心

兰迪·谢克曼教授介绍,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奖的宗旨是挖掘出一些有才华和成就但尚未被认可的“科学遗珠”,并很可能成为这些科学家获得诺贝尔等奖项的“催化剂”。

上海交通大学转化医学院长聘教授董佳家介绍说,2001年、2022年两度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卡尔·巴里·夏普利斯教授,在获奖之前也曾有过三次被学术期刊退稿的挫折经历。

首届顶科协奖智能科学或数学奖得主迪尔克·格尔利希 图 | WLA 上海中心

2022年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奖生命科学或医学奖得主迪尔克·格尔利希(Dirk GÖRLICH)坦言这是自己在这个方面第一次拿到大奖,“还在消化吸收的阶段”。但在科研领域,迪尔克·格尔利希丝毫没有停下脚步。他的研究方向已经不仅仅在“蛋白质的运输”了,最近他也开始进入医学研究领域,希望“能够使用纳米抗体来解决病毒感染的问题”。

2014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梅-布莱特·莫索尔认为,作为科学家要一起携手,“能够分享我们的想法,分享我们彼此的研究”,至少能够发挥好各自的作用,能够创造更好的世界。

线上线下学术交流 图 | WLA 上海中心

教育部长江特聘讲座教授敖平是唯一一位参加了两场圆桌π讨论的科学家,因为他最初的专业是物理,而后来则转向了生命科学,“希望通过新的方式去理解癌症以及其他复杂的生物进程”。

复旦大学复杂体系多尺度研究院院长马剑鹏教授则认为,我们现在处在这样的时代,应用科学发展得很深入了。他希望更多科学家愿意去研究基础的“冷科学”。

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连线 图 | WLA 上海中心

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认为,“改变世界的看法,或者改变世界的标准,改变世界评判规则的这些东西”,才是重大突破、根本突破。要想在基础科学取得突破,并不容易。

迪尔克·格尔利希介绍说,在翻阅上世纪60、70年代学术期刊时,他发现了很多已经被遗忘的有价值的研究发现,它们也是“遗珠”,很难定义它们是基础科学或实用性的。许多东西我们没有发现,但可能蕴含了巨大价值,“只是当下还没能凸显”。

斯克利普斯研究所教授吴鹏表示,很多科学研究的课题都是机缘巧合,科学史上很多顶尖科学家的研究,实际上也有偶然性。

参与圆桌会议的科学家们,对于科普也有很多的见解。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特聘教授高翔认为科学并不是非常无聊的东西,他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办法,“让公众为科学感到兴奋”。

线上线下学术交流 图 | WLA 上海中心

高福院士从公共卫生角度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2018年新冠疫情之前写了一本书,有简体中文、繁体中文、英文、法文等不同版本,就是希望人们对疾病和病毒有一些基本的理解。

200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库尔特·维特里希教授兴奋地回味了最近参加的一次科普活动,当他和同样参加了那场活动的梅-布莱特·莫索尔教授登台做科普演讲时,身后还有乐队在伴奏,观众们也十分享受。

尽管迪尔克·格尔利希并不赞同网络上那些过于肤浅的科普写作,但他也承认科普本身是极为重要的。

上海交通大学转化医学院 长聘教授董佳家 图 | WLA 上海中心

上海交通大学转化医学院长聘教授董佳家引用了爱因斯坦的名言,“对世界永葆好奇是上天最好的礼物,而行动是跟在后面的沉默的仆人”。对科学家们而言如此,对那些向往科学的孩子们而言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