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晋诺奖风向标来了!但他却说“我的研究大多进了垃圾桶”
2020-12-14
WLF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昨天(12月13日),第五届“复旦—中植科学奖”颁奖典礼在上海举行。由于该奖启动五年来,共有五位得主在随后两年就斩获诺贝尔奖,因此该奖也成为媒体口中新晋的“诺贝尔奖风向标”

  今年的得主为1998年沃尔夫物理学奖得主、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教授迈克尔·贝里(Michael Berry),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查尔斯·凯恩(Charles L. Kane),中国科学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校长薛其坤

第五届“复旦—中植科学奖”颁奖典礼暨2020复旦科技创新论坛在上海举行
图|复旦大学

  其中,迈克尔·贝里教授和薛其坤教授都参加了10月末举办的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1、贝里:我用小猫掉地解释“贝里相位”

  贝里教授因其在基础量子力学中引入几何相位而闻名。而这一相位的发现是量子力学的基础性重大突破,现在通常称之为贝里相位

  贝里在昨天的颁奖礼连线中表示他非常高兴由于发现几何相位而获得“复旦—中植科学奖”。他说:“当我在1983年发现几何相位之前,其实我对它一无所知。我的灵感是从我报告后的一个提问引发的。一切的巧合都应和着那句谚语‘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

贝里教授在线上致辞中介绍几何相位的历史
图|复旦大学

  在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期间,我们也独家专访了贝里教授。在专访中,贝里教授用了一个有趣的日常例子来解释几何相位:

  “以小猫为例,你将一只小猫背部朝下丢下去。这并不是一件危险的事,因为小猫会迅速地扭动它的身体,并且回到脚朝下的正确姿势。

  “小猫身体的形状在故事的开头和结尾都是一样的,改变的只是它的位置。这是小猫她通过扭曲内部的变量来做到的。

  “它扭动得非常细微并且迅速。因此小猫即使是不幸从20厘米的高处下落,它也能飞快旋转,用脚安全着地。”

  贝里教授表示这个日常的例子中蕴藏着深厚的数学原理。而这种数学原理在物理的波中,尤其是量子波或光波上,会以比小猫掉地更为微妙的方式显现出来。

  面对贝里相位的实际应用时,贝里教授非常乐观。他说:物理学不仅仅关注事物的本质 ,还关注着所有自然事物的相互联系。

  贝里教授很高兴看到贝里相位助力着凝聚态物理的研究,包括拓扑绝缘体与拓扑超导体。但是作为理论物理学家,他无法预计未来的应用方向,但是他深信贝里相位一定会在广阔的物理天地有更大的发展。

2、贝里:好奇心是我的科研唯一驱动力

  在专访中,贝里教授在回答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是什么激励着你不断进行科学探索”,他笑着说:我的科研一直是以好奇心为驱动力的,同时我也秉承着开放的心态,从海量的错误中不断成长。

  贝里教授进一步解释道:“事实上,大多数科学家提出的科学观点最后都会被证实是错误的。而以我个人来说,我每天辛勤耕耘的大部分东西——计算,最终归宿不外乎是纸篓或者说电脑桌面上的垃圾筒。”

  贝里教授认为大家并不应该把科研成果的失败看的太重。因为即使你总是得出错误的结果,你仍然在不断地成长和学习。

  而在讲到自己强烈的好奇心时,贝里教授讲述了一个小故事。“当我在阅读别人的科学著作时,如果有某个地方我不理解,我就会给作者发邮件,友好地询问他们‘请问这个地方你们是怎么完成的?’”

  贝里教授在专访中强调了基础科学的不同于体育、商业抑或是政治这样的领域,它的竞争不会如此激烈。贝里教授坚信科学是一种需要人类合作的活动,它的原始驱动力应该是好奇心,而并非求胜心理

3、为什么说“复旦——中植科学奖”是“诺贝尔奖风向标”

  “复旦—中植科学奖”由复旦大学和中植企业集团于2015年合作设立,用以表彰在数学、物理和生物医学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全球科学家。

  今年的“复旦—中植科学奖”授予了物理学领域的三位杰出科学家,他们每位都将获得证书与奖杯,并共享由中植企业集团捐赠的税前奖金300万元人民币。

  2020年的“复旦—中植科学奖”授予了物理学领域的杰出科学家,这是该奖项设立以来的第二次。据复旦大学官网介绍,2017年9月,“复旦—中植科学奖”首次授予物理学领域科学家,雷纳·韦斯(Rainer Weiss)、基普·索恩(Kip Thorne)以及巴里·巴里什(Barry Barish)为该年“复旦—中植科学奖”得主。同年10月,三人共同荣获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而2016年首届“复旦—中植科学奖”授予美国科学家詹姆斯·艾利森(James P.Allison)和日本科学家本庶佑(Tasuku Honjo),这两位科学家因“对肿瘤负性免疫调节的抑制治疗方法”而获得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由于在奖项启动后的短短五年内,“复旦—中植科学奖”连中五元,提前“押宝”诺贝尔奖得主,因此被媒体亲切称为“诺贝尔奖风向标”。

  在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迈克尔·贝里(Michael Berry)参加了以“秘境之钥”为主题的世界顶尖科学家量子物质峰会。

  在峰会上贝里教授表示“我们取得科学进步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不断地反对别人的意见。”贝里教授定义自己为“一个单枪匹马的人”,作为单一作者发表了远高于大部分科学家论文数量。但是他强调自己其实也是在持续向别人学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