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A青科聊高考5|曾错过清华,康奈尔大学博士是如何改写命运
2020-07-27
WLF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各地高考成绩陆续放榜,高考“状元”又成为热门话题。素来以高考规则严苛、试题难度大著称的江苏省,再次爆出话题:据媒体报道,江苏文科总分最高的白湘菱同学,因为选考科目里有一门“B”,将无缘清华、北大等顶尖高校。

  这并非江苏高考首次出现类似情况。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青年科学家、康奈尔大学在读博士曹祥坤,就有同样的经历。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所有后来者:即使无法入读顶尖高校,一样可以奋发向上、追寻梦想。

WLA青科聊高考⑤|曾错过清华,康奈尔大学博士是如何改写命运

WLF杰出青年科学家代表曹祥坤

  曹祥坤,2013年本科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钱学森班,获工学、文学双学士,麦吉尔大学硕士,康奈尔大学博士在读,麻省理工学院访问学者。入选德国林岛诺贝尔奖得主大会青年学者(2020),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青年科学家(2020),第十三届“全美十大华人杰出青年”榜单(2020),福布斯杂志北美能源领域“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2019),入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Young WASH全球青年创变者(2020),以及正在角逐联合国环境署“地球卫士青年奖”终选轮(2020)。

  他的研究致力于太阳能燃料的规模化应用,获美国安肯森可持续发展中心最佳研究报告奖(2018),“创造未来”设计大赛全球唯一特等奖(2017),被世界经济论坛 “2010-2020全球能源创新技术” 白皮书收录为过去十年能源领域突破创新技术,所在团队也入围奖金2000万美元的Carbon X Prize全球十支队伍总决赛,并被福布斯、纽约时报、美通社等广泛报道。

  改错两道题,改变了他的命运,但没改变他向上的心 ——专访康奈尔博士曹祥坤

  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我还是记得打电话查成绩的那个瞬间。听到化学那个刺耳的B+,我一下子就懵了。

  10多年后重提高考往事,曹祥坤仍然“耿耿于怀”。

1、改写的不只是分数,还有命运

  曹祥坤的家乡,在江苏徐州。众所周知,江苏的高考难度是“地狱级”。曹祥坤的高考经历,是对此完美的注解。

  曹祥坤以徐州市六县一区16万考生的中考状元的身份,进入徐州一中就读。高中时,他的成绩也一直是顶尖的一档,多次位列年级前十,并曾获得全国高中生数学联赛省一等奖。无论是老师还是他本人,都理所当然地以清华大学作为高考的目标。

  2009年的江苏高考,采用“3+2”的模式,即以语数英三门科目总分作为高考成绩,但还须另选两门选修测试科目,以及参加其余四门课的学业水平测试。曹祥坤是理科生,物理是必考的;另一门科目,他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化学。

  在高考前的二模中,曹祥坤顺利拿下了徐州市的总分全市第一。正式高考中,化学卷他也做的很顺手,留下了充裕的时间做检查。然而,就在即将交卷前,他深思熟虑之后,改了两道题,命运的齿轮就此发生了转向——这两道题他都改错了,化学成绩从A变成了B+。这也是他所有的学科中唯一不是A的学科,并且丧失了6门全A加10分的机会,对于高考总分仅480分的江苏,10分就显得尤其重要了。

  江苏高考的残酷性在此刻充分体现:尽管曹祥坤未获10分加分,总分仍然超出了浙江大学、南京大学这些一流高校的分数线,但第一梯队高校的要求是选修的两门科目必须双A。

  曹祥坤自己当然明白,化学的B+意味着什么。当时,周围许多亲朋好友劝他复读一年,他本人也有些犹豫。就在此时,西安交大的钱学森班,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2、冲着本硕博连读去的,却在中途退学了

  钱学森实验班创办于2007年,旨在探索杰出人才培养模式,使学生具备可持续发展的自我学习能力和良好的综合素质,成为在各行业起引领作用的优秀杰出创新人才。

  曹祥坤回忆说,钱学森班最吸引他的有两点:一是践行钱学森“集大成得智慧”教育理念,推行大工科通识教育,强化学科交叉融合,以培养出更多现代工程领域领军人才为目标;二是本硕贯通式培养,有着“筑工科基础、强人文素养、建系统思维、育领军人才”的培养特色。深思熟虑之后,曹祥坤接受了西安交大的邀请,成为第三届钱学森班的学员。

WLA青科聊高考⑤|曾错过清华,康奈尔大学博士是如何改写命运


  在钱学森班,曹祥坤充分地体验了交叉学科的环境,在碰撞中不断地创造着新的火花。本科阶段,曹祥坤除了能源动力的工学学士之外,还修了英语文学学士学位,并荣获全国大学生节能减排科技竞赛特等奖以及全国大学生英语能力竞赛特等奖,之后顺利地进入了中科院院士何雅玲教授团队进行研究生阶段的学习。

  换做大多数人,安安稳稳读完硕士,再考虑后续深造是合理的选择。然而研究生入学不久,曹祥坤却陷入了焦虑:“虽然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可是当我和很多中学时期的朋友相比,发现他们都在一步一步往上走,而我自己在同一个地方一直没有挪窝。面对已知的可以预见的未来,对我而言,我更想去追寻一些未知的东西。在与导师充分商议后我从交大退学,在一切悬而未定的情况下,我便去清华校内二校门附近租了房子。我在这里非常感谢我的导师何雅玲院士对于我的决定的支持,即便退学后,我一直也觉得自己是何门的一员,并且多年来与团队的各位老师与同门都保持紧密的联系。”

  为了弥补高考时的遗憾,曹祥坤在清华大学呆了几个月,同时在等出国留学的录取结果。“当时有一些中学及交大的朋友在清华读书,在他们的热心帮助下,我充分利用了清华的文图、老馆的资源,近距离聆听了包括施一公在内的各位清华名师的讲座,也在桃李、清芬、紫荆等食堂遍尝清华美食。那时候每天骑车穿梭在清华校园忙碌的人群中,我觉得自己特别的幸福,在某种形式上,这圆了我儿时的一个清华梦。”曹祥坤说,“这可能是在江苏读书、高考带给我的另类收获,身边有很多优秀的人,激发你也要奋勇向上。”

3、光鲜亮丽背后,是百折不挠的坚持

  追随自己的内心,曹祥坤一路向前。他先去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攻读全奖硕士,师从于加拿大两院院士Roderick Guthrie教授;之后在美国工程院院士Mujid Kazimi教授的邀请下去麻省理工学院做访问学生;最终成功申请到康奈尔大学的全奖博士,并师从于Sibley College讲席教授、机械与航天工程学院院长David Erickson教授。

WLA青科聊高考⑤|曾错过清华,康奈尔大学博士是如何改写命运


  目前,曹祥坤主要从事“HI-Light光热催化还原二氧化碳反应器”的研究工作。这项研究利用太阳能,将二氧化碳规模化转化为可再生能源,目前已经取得一定的进展。

  因为这项研究兼具商业和社会价值,曹祥坤登上了北美福布斯杂志能源领域精英榜、“全美十大华人杰出青年”榜,并被世界经济论坛“2010-2020全球能源创新技术” 白皮书收录。

  不过,在每个人都能看到的光鲜亮丽背后,是不为人知、百折不挠的坚持。

  曹祥坤说:“当我遭遇到特别大的挫折的时候,比如说去年,我在康奈尔这边申请一个项目,是全美一个特别有名的能源领域的奖学金,往年呢,都是选三个人的。可是在我那一年,突然经费缩减,只有两个名额了。对,就是这么巧,我排第三。

  “再比如说,之前我在寻找读博的机会的时候,本来是计划在麻省理工继续读博,而邀请我到MIT的Kazimi院士却突然去世,打乱了我一切的计划。

  “当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能那个当下很难接受。但是我会告诉自己,你想一下自己的起点。我从苏北的小乡村走出来,很多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出去打工,早早娶妻生子,而他们的孩子很可能也继续跟随父辈的道路。而当我回想起自己的起点时,就会稍微给自己一些宽慰。我觉得我不仅需要往上看,同时要学会知足,学会去感恩。

  感恩,是曹祥坤经常提到的一个词。

  最初,曹祥坤在乡村小学读书。当他奶奶听说城里的小学已经开始教授英语课程时,没多少文化的奶奶就坚持把孙子转到了城里上学。这一点小小的变化,对曹祥坤的意义,也许并不比高考失利来的小。

  当他因为高考失利而闷闷不乐;当他下决心从西安交大退学;曹祥坤的家人并没有干涉他的选择,而是默默给他支持。尽管他们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也不完全明了曹祥坤的想法,但他们秉承着一种特别朴素的价值观:你觉得合适,那么就去做。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高考失利其实是给了我一个新的机会。如果当时我真的进清华的话,很有可能选到一个我不是很喜欢的专业,可能还要努力去换专业。而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曹祥坤说。

  “感谢命运的际遇,让我先后师从三位院士,读了四所大学,并会取得包括康奈尔大学博士在内的五个学位,接受了能源、材料、机械、核工、英语文学、创新创业学六门学科的教育。回首看来,我还是那个从苏北小乡村走出来的、在下雨后满是泥泞的路上倔强奔跑的追梦少年。”

WLA青科聊高考⑤|曾错过清华,康奈尔大学博士是如何改写命运


  曹祥坤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所有高考生:也许你的高考并没有达到自己的理想成绩;也许个人无法左右的机缘巧合会让你错失很多机会;这些遗憾可能会永远梗在你的心间。

  这些遭遇会改变你的命运,但别让它改变少年向上的心。

( 文中曹祥坤博士照片均由本人独家提供)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