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A青科聊高考7丨北大博导张勇:时代赋予更多选择,请好好把握
2020-08-03
WLF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WLA青科聊高考⑦| 北大博导张勇:时代赋予更多选择,请好好把握

WLF杰出青年科学家代表张勇

  张勇,北京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本科毕业于山东大学生物化学系;博士就读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分子生物学与遗传学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系博士后;2006年 获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2015年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杰出青年科学家奖(Young Investigators’ Award)

北大博导张勇的三次选择

  张勇参加高考,已经是25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全中国也没多少人听说过互联网(当时的名称还叫“信息高速公路”);张勇的老家在山东章丘的农村——在章丘铁锅爆红之前,那里最著名的特产是大葱。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张勇在决定自己的未来时,并没有太多信息可以参考;更何况,当时山东高考是先填志愿再考试,而且不设重点线,存在运气成分。

  所以张勇在第一志愿国际金融之后,填报了生物化学和生物工程——因为陈章良博士归国引起的轰动,报纸上都说: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这句话深深印在了少年张勇的脑子里。于是,机缘巧合之下,张勇踏进了生命科学领域,扎根、发芽、开花、结果。

  在这25年里,张勇亲历了中国科研和教育制度的飞速进步。他特别羡慕“后浪”有充分的信息和机会去做选择;他也告诫青年学子,好好把握每一次选择的机会,选定之后沉下心踏实做事,在科研和人生道路上都是如此。

WLA青科聊高考⑦| 北大博导张勇:时代赋予更多选择,请好好把握


01、第一次选择:懵懂,所以求稳

  “现在网上经常讨论衡水中学的军事化管理,其实当年许多中学都是这么干的,只不过是程度有差别罢了。当年我们也没觉得有多辛苦,因为所有人都一样。”回忆起中学生活,张勇记忆犹新。

  “从初中到高中,宿舍都是大通铺,全班几十个男生睡在一间寝室里;现在想想,伙食也不好,但当时大家都吃一样的东西,也没觉得啥。”

  高中时期,张勇一天的时间表大致是这样的:早上5:50起床,6:10做早操,然后上早自习、吃早饭,上午4节课;午休一个小时,下午上课上到17:00;吃完晚饭再上晚自习到21:30,22:30熄灯。高一高二时,周末休息还能回趟家;高三周末也要上课,一、两个月才能回去一次。

  “早上到点就得起,不起床老师去宿舍掀被子抓你起;晚上熄灯睡觉,你如果还在那说话,老师就拿手电筒照你,问你怎么还不睡。”张勇回忆说。

  在这样规律且枯燥的生活之中,偶尔去镇上看个电影,或者放假回家看看电视,已经是了不得的消遣。张勇印象最深的,是讲述上海中学生生活的电视剧《16岁的花季》。

  他至今记得有一个场景,男女主角欧阳和白雪喝雪碧。“当时都不知道雪碧是什么东西,就觉得上海的中学生生活真丰富,我们就完全不是那个样子。”回想起来,张勇依然很感慨。

  当时城乡之间的这种鸿沟,直接体现在张勇高考时的选择上。当时山东高考是先填报志愿再考试的,并且没有所谓的重点线或者一本线。也就是说,假如第一志愿的高校没有录取的话,有可能会掉到比较差的学校去。

  因此,尽管成绩很不错,但缺少经验和信息的张勇,稳妥地选择了本省的山东大学,专业选择上也随大流地填了几个热门专业,最后被生物化学系录取。尽管没有考上第一志愿,张勇还是非常开心:

  考上大学就意味着从农村户口变成非农户口,还能分配工作,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飞跃。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就不了解这些了。

  张勇也实事求是地说,考大学的时候懵懵懂懂,并不知道生命科学是什么东西。直到上了大学,甚至到研究生阶段以后,才慢慢思考是不是要把它作为长期发展的目标。

02、第二次选择:确定,所以坚持

  到了大学高年级的时候,张勇发现:自己的专业如果只是本科毕业的话,找不到非常满意的工作,好一点的单位都要求研究生起步。于是,张勇考取了北京大学的研究生。

  这个时候,张勇对未来的规划已经逐步明晰:毕业以后,一定会出国深造。因为当时中国国内的科研水平,离美国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而且在教育体系上,国内高校以教学为主,国外则以研究为主。

  不过那时候,外派出国的机会并不多。在北大读了一年研究生之后,张勇偶然遇到一个出国的机会:潘多加教授回北大做学术报告,张勇得知潘老师的实验室刚刚建立,还在招学生。

  张勇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当时即时通讯软件还不普及,只能通过E-mail和国际长途跨国联系。“那时候用IP卡打长途便宜点,我用完的IP卡有厚厚一摞。”张勇说。最终,他争取到了潘老师实验室的offer。

  张勇坦率地说,虽然当时很坚决地要出国,但对出国以后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其实也是没什么概念的。“出国以后会是什么样子,能做成什么样,自己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或者能不能够接受这个挑战,自己是完全没有概念的。”

  和很多当年出国的年轻学者一样,张勇的美国之旅也是从睡地板起步的。时年恰逢“9·11”事件,美国社会的氛围也很紧张。原本张勇是以交换生的身份,去潘老师的实验室做研究,准备回北大答辩的;但由于各种原因,张勇没能回国答辩,也就没拿到北大的学位。

  回想这一段旅程,张勇感受最深的,还是要坚持。

  中间碰到了很多挫败,或者说是人生的坎坷,还好没有轻易放弃,一直坚持下来了。

  2008年,张勇获得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博士学位,之后留校继续做博士后研究。

WLA青科聊高考⑦| 北大博导张勇:时代赋予更多选择,请好好把握

张勇和博士后导师Richard Huganir

03、第三次选择,合情合理,所以无悔

  2016年,张勇再次面临选择:他拿到了教职offer,同时国内的高校也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和前两次不同,这次张勇有充分的信息作为决策依据,个人也有足够的人生阅历来做判断了。

  张勇说:“心底里,其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一个美国人。说一个很简单的,奥运会的时候,如果中国和美国队比赛,我肯定希望中国队赢。即使英语说得再好,即使有绿卡,但还是没有完全融入美国社会认同感,没有把美国当成家的感觉。”

  而从理性的角度看,张勇出国留学的15年,正是中国发展速度最快的15年。“2000年前后我在北京的时候,北京的四环路还没有全修通;当我回来的时候,六环都修好了。”张勇说。

  在科研领域同样如此,国家尤其对基础科学研究投入了大量的资源。“美国是一个很成熟的科研体系,感觉自己在那边的定位,可能不会有非常大的作为;但在国内,可以去做一些创新的,也带有一定风险性的研究。”张勇说,“当然回国以后也要做很多的调整,比如评估的压力、发表论文的压力,包括重新适应生活环境,都需要调整和应对。但我并不后悔做出回国的决定。”

04、每一次选择,都请好好把握

  张勇总结说,人生不同的阶段需要做很多选择,其实并没有对错,只不过是选择了一条不同的路径。“将来几十年后看,是回中国好,还是留美国好,这个其实都很难说,因为永远不可能知道留在美国会是什么样子。到了我这个年龄,就看得比较开一点,不太会说‘如果那样的话就好了’。那样的话只是给自己添堵,因为已经回不去了,所以也不需要太多的纠结。”

  当然,对于刚刚经历完高考的年轻人,他们的人生还有很多可能,还将面临很多选择。相比前辈,这些伴随着互联网发展成长起来的“后浪”,可以获得的信息和建议都充分许多;而且现在可以转专业,有交换生制度,即使一次没选好,还有充分的机会去弥补。

  在张勇看来,有时选择太多也不见得是好事:“现在的诱惑太多了,比如说你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啪’来了个微信,你看还是不看?绝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看,这就分散你的精力了。选择太多的时候,就容易犹豫,不知道选啥了。”

  张勇建议,虽然选择权丰富许多,但年轻人还是应该把握每一次选择的机会,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方向,而不是盲目的做决定。把握每一次选择的机会,选定之后沉下心踏实做事。

  我跟学生说,没有白吃的苦,没有白受的罪。如果你踏踏实实地去做一件事情,付出了百分之百的努力,即使这个事情最后失败了,我觉得你不会后悔,这段经历是有意义的;如果说因为你没有好好做,最后失败了,这是活该,你谁都怨不着。

* 文中张勇照片均由本人独家提供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