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诺奖科学家谈儿童创造力养成:美学教育比科学教育更重要!
2020-12-22
WLF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今天是12月22日,刚好是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托马斯·苏德霍夫(Thomas C. Südhof)的第65个生日,让我们为苏德霍夫送上诚挚的祝福!

  “儿童教育的核心在于让他们学会如何用艺术、语言的形式传递美好的东西。”

  世界顶尖科学家到底是如何养成的?近期,苏德霍夫就在接受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WLF)专访时,以他的成长史为例,强调了其实在儿童早期学校教育中,所谓的理工科知识灌输不该是教育的重点。

  相反,早期学校教育的核心应该是艺术和语言。因为教育的核心是“自由”和“创造力”。允许学生脑洞大开,自由地用丰富的语言表达所思所想,才能不断创造崭新、美好的东西。

在第三届WLF期间,苏德霍夫接受采访时的拍摄照片
图|WLF独家

  2013年,由于在细胞膜囊泡运输方面开创性的工作,苏德霍夫与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WLA)副主席兰迪·谢克曼(Randy Schekman)、詹姆斯·罗思曼(James E. Rothman)以相同比例共享了当年的诺贝尔奖。

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三位得主:詹姆斯·罗思曼、兰迪·谢克曼、托马斯·苏德霍夫(从左至右)
图|Nobel Prize

  他们三人在囊泡运输调控机制的研究大大助力了抗击诸如糖尿病、破伤风和瘫痪等疾病的治疗方法

  但这项了不起的运输机制的研究只是苏德霍夫漫长研究生涯中的冰山一角。作为斯坦福大学的教授,苏德霍夫仍然在斯坦福大学的实验室中孜孜不倦地耕耘着,希望破解阿尔茨海默病和自闭症的分子基础。

  拥有突破性科研成就的世界顶尖科学家是如何成长起来的呢?按照传统画本,天才必然是从小就展露出对某方面的卓越天赋。至少,应该是从小爱显微镜、没事爱在实验室里观察小青蛙吧!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苏德霍夫笑谈其实到高中毕业前,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未来要做什么。他表示他在整个学生时代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学会如何用艺术、言语的方式表达美、欣赏人世间的美好。”

  接着,苏德霍夫讲起了他童年时最强烈的记忆。

  “小时候,我的祖母给我讲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那时,她一边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一边在地下防空洞里试图躲避炸弹,同时虔诚祈祷着我被征召去了炸药厂的祖父能够活下来。

  “我出生的时候二战余波尚存。可那时,我就知道了歌德的重要性,我从中学会了如何欣赏世间的美好。学校教育不该照本宣科,将理工科的‘金规玉律’强塞给孩子们,这会限制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任何时候,正确的价值观都是非常重要的

  “孩子们在幼年时期,其实不该被强灌各种各样既定的‘事实教育’。祖母引领着我学会欣赏了美。而到了学校,我在老师的支持下,沉浸在了音乐的世界。从疯狂痴迷古典乐,一路到了死磕巴松管。

  “在学习音乐的过程。我的脑子里随时随地充满着新鲜的思想,没有被既定的‘事实’框定。这一点也让我在未来的科研之路上走得更加长远。”

    苏德霍夫在采访的最后强调:让孩子拥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以‘我如何才能创造出美好的东西’为原动力,通过艺术、言语为传递途径,表达出自己的所思所想。这才应该是学校教育的引导方向。

  如今,65岁的苏德霍夫仍然奔跑在神经的前沿研究领域,他在以“脑疾病的曙光”为主题的世界顶尖科学家脑疾病峰会上,分享了他在神经连接蛋白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有望帮助人类更好地理解大脑的运行方式,从而为脑疾病提供治疗甚至治愈可能。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