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正成为国际国内科学家“双循环”流动集聚地
2020-12-24
三思派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为深入研究中心城市在全球科技创新网络中的地位和影响,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自2018年起与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开展合作,推出了“理想之城”系列报告,今年的《2020“理想之城”——面向2035年的全球科技创新城市调查报告》是系列报告的第4期。为研究科学家在全球创新网络中的迁移动态和流动倾向,了解科技人才在全球主要城市间的未来分布变动和集聚趋势,本期报告面向未来15年的全球城市科技创新发展,开展了对全球20个城市[1] ,700多名全球一线科学家的问卷调查,探问他们过去5年的迁移轨迹和未来5年的预期流动方向,并分析了科学家在全球主要城市之间流动集聚趋势。研究显示,上海正成为国际国内科学家“双循环”流动的集聚地,新冠疫情带来的海外人才引进机遇值得重视和把握。

一、全球科学家呈现中美欧国际“大循环”和北上深活跃“内循环”的双循环流动趋势,上海成为重要集聚地

  为分析全球科学家在城市之间迁移和流动的规律,根据受调查科学家当前所在城市、5年前所在城市和未来5年计划或期望迁往的城市信息,绘制了全球科学家流动趋势候鸟图,直观显示了科学家在全球城市网络中的流动和集聚情况。为了进一步量化分析不同城市中科学家流动的方向和比例,以桑基图的形式对受调查科学家不同时间在各城市的分布情况进行了描绘。

图1 全球科学家流动趋势候鸟图[2]

图2 全球科学家流动趋势桑基图

  全球科学家呈现向中心城市汇聚流动的显著趋势。当前分布在全球20大中心城市的受调查科学家中,约有三分之二是在过去5年中从其他地区迁移到这些城市的。今后5年中,绝大多数受调查科学家仍计划在20大中心城市工作发展。

  发达国家中心城市目前仍是全球科学家集聚的主要目标。在现居纽约的科学家中,约有四分之三是过去5年中来到纽约的,其中大多数是来自全球其他科技中心城市。伦敦、巴黎、东京、香港等城市也呈现了类似的人才集聚特征,体现了这些城市在全球科技人才网络中位于较高层级地位。相对而言,北京、上海、深圳以及孟买等新兴国家科技中心城市则集聚了大量来自中心城市以外地区的科学家。

  中国城市与国际城市之间科学家双向流动的趋势显著增强,“中-美-欧”科技人才三角迁徙模式凸显。在过去5年中,北京、上海、深圳和欧美发达国家城市之间已经形成了科学家双向流动的关系。现居欧美发达国家中心城市的科学家中,有7.7%是过去5年由北上深迁往;现居北上深的科学家中,有3.9%是过去5年由欧美发达国家中心城市迁来。未来5年,中国城市与欧美城市之间的科学家流动趋势将进一步加强,且更加趋于双向平衡。现居北上深的科学家中,未来五年计划或考虑向欧美发达国家中心城市流动的比例为15.1%。而现居欧美发达国家中心城市的科学家中,未来五年计划或考虑向北上深流动的比例为11.7%。从候鸟图中可见,未来中国、美国和欧洲作为全球科技三极的趋势将更加明显,中美、中欧和欧美将成为世界范围内科学家流动的三大主轴。

图3 中国城市与美、欧城市之间的科学家流动趋势变化情况

  北京、上海和深圳之间的内部人才交流频繁而密切,形成了高效的人才“内循环”。未来5年中,现居北上深的科学家计划或考虑向其他两座城市流动的比例分别为30.3%、30.8%和29.3%,体现了北上深之间高度活跃的科技人才环流。相比较,美国纽约、波士顿和旧金山三城科学家未来5年内部流动比例平均为11.8%,而欧洲伦敦、巴黎和柏林三城科学家未来5年内部流动比例平均为10.2%。

  在中国内地城市中,上海对于海外科学家显示了最强的吸引力。根据调查结果统计,在现居海外城市的全球受调查科学家中,未来5年中计划或考虑来上海发展的比例为4.2%,北京该比例为3.6%,深圳为2.2%。现居上海的受调查科学家中,未来5年中计划或考虑向海外城市流动发展的比例为30.0%,北京该比例为24.7%,深圳为31.0%。

二、新冠疫情对于全球科学家迁移意愿产生显著影响,中国城市成为“后疫情”时代的科学家选择热点

  本次全球科学家问卷调查持续的时间(2020年6月至9月)恰与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爆发阶段重叠。6月24日至9月20日期间,全球新冠病毒感染确诊人数从910.85万人激增至3071.68万人[3]。为研究新冠疫情对于全球科学家未来迁移意向城市选择的影响,以电子问卷在线提交时间为准将整个调查进程划分为四个约三周的时段,各时段回收问卷数量大致相当。

  随着新冠疫情的大规模扩散,全球科学家的未来迁移意向出现显著的变化,一些学者的选择由欧美城市转向中国城市。其中,意向城市为上海的人数占比从第一时段(2020年6月24日-2020年7月19日)的9.15%上升到第四时段(2020年8月31日-2020年9月20日)的22.12%。意向城市为北京的人数占比从第一时段的5.88%上升到第四时段的19.35%。意向城市为深圳和香港的人数也体现了类似的随时段显著增长趋势。相对地,全球受调查科学家向美国和欧洲城市的迁移意向随疫情发展出现了显著的下降趋势。如意向城市为纽约的人数占比从第一时段的7.84%下降到第四时段的4.61%,意向城市为伦敦的人数占比从第一时段的11.76%下降到第四时段的3.69%。

图4 科学家未来迁移城市意向分时段统计结果

  我们对本次调查涉及城市中的中国城市、美国城市和欧洲城市意向人数分别作了加总,以分析科学家未来流动的国别倾向。其中,意向城市为中国城市的人数占比从第一时段的24.18%大幅上升到第四时段的64.98%。意向城市为美国城市的人数占比从第一时段的26.14%下降到第四时段的11.52%。意向城市为欧洲城市的人数占比也从第一时段的23.53%下降到第四时段的10.60%。

  考虑到新冠疫情这一特殊灾害事件带来的短期情绪化心理反应,其对于科学家未来迁移去向的实际量化影响应没有调查数据所呈现的这样显著。但调查结果足以定性反映出一种明确的趋势:不同国家、地区在应对新冠疫情中的决策和行动效果,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科学家对于未来的信心和选择。

图5 科学家未来迁移国家/地区意向分时段统计结果

三、上海应积极顺应趋势、把握机遇,加快塑造具有上海特色的新时代人才竞争优势

  创新驱动实质上是人才驱动。工业革命以来每一次世界科技创新中心的转移,都伴随着全球科学家的大规模迁移和集聚。上海在新时代深化实施人才引领发展战略,加快建设全球科技创新中心过程中,要积极顺应人才流动大趋势,把握时代机遇,加大力度吸引集聚全球英才,塑造具有上海特色的人才优势。结合关于全球科学家流动未来趋势及新冠疫情影响的研究结果,对上海科技人才工作提出以下建议。

  把握科学家流动趋势由“西向”转向“东进”的历史机遇,大力提升上海在全球科技人才网络中的层级。以国家战略重大任务为契机,以大科学工程和大科学计划为载体,重点打造一批世界级的顶尖科技人才事业发展平台。依托在沪高校、科研机构,大力建设一批高水平、国际化的青年科技人才培育、发展平台。实施更加开放灵活的人才引进方式、与国际接轨的人才管理机制,有针对性加大高水平创新策源人才、重点产业领域紧缺急需人才和高潜力青年人才引进力度,建立人才引进“绿色通道”,形成“以平台聚人才、以体制聚人才、以人才聚人才”的良好态势,促使更多全球优秀科学家从“看好上海”到“选择上海”,加快形成具有全球引领力的科技创新人才高地和高峰。

  充分发挥国际国内科技人才“双循环”交汇优势,强化人才品牌意识,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人才集聚、流动热点。发挥上海卓越全球城市的环境优势,大力加强科技创新国际交流合作的频率、深度,建设最为开放包容、信息畅通、与国际接轨的创新科技人才环境。通过国际合作项目、人员交叉聘任、建立机构合作关系、在沪或“走出去”共建新型科研机构和平台等长效形式,让全球高水平专家为上海贡献智慧。面向非华裔人才、海外归国人才、青年人才等不同类型人才群体的实际困难和需求,积极细化优化服务保障,营造具有上海特色的人才服务口碑。打造一批具有国际国内影响力的重大人才项目、人才工程、人才平台、人才政策品牌,形成亮点突出、易于传播的上海科技人才工作新理念、新口号,形成上海爱才、重才、引才意识的开放表述,使科技人才工作成为上海吸引世界关注的闪亮“名片”。

  充分利用好新冠疫情带来的海外人才引进“窗口期”,推进全球多元化灵活引才。危中寻机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做好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提出的鲜明要求。在近期开展的人才调研中,不少高校、科研院所反映,受新冠疫情和国际环境影响,一大批海外科研人员的回国意愿上升,特别是留学生、博士后等海外青年人才群体回国倾向显著加强。针对当前的形势,一方面继续加大力度重点引进迫切需求的海外高层次、高潜力科技人才、团队,另一方面积极探索充分发挥市场机制、更加符合国际规则的开放引才机制,为接纳海归科技人才提供有机遇、有温度的平台。面对疫情带来的人员国际流动阻碍,建议积极探索在线招聘、海外兼职等多元化的引才引智方式,同时支持建设与国际接轨的人才自主培育体系,大力引进紧缺、新兴领域国际化课程和教育模式,加大国际化奖学金、“超级博士后”等支持力度,吸引最具潜力的国内外优秀青年人才来沪求学、创新发展。


[1] 20个城市包括:纽约、波士顿、旧金山(包含圣何塞)、北京、东京、巴黎、洛杉矶、伦敦、上海、首尔、柏林、新加坡、西雅图(包含塔科马、贝尔维尤)、多伦多、悉尼、香港、莫斯科、特拉维夫(包含雅法)、深圳、孟买。
[2] 图中蓝色的线条显示了科学家从5年前到现在的迁移轨迹,红色的线条显示了科学家未来5年计划中的迁移方向。
[3]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统计数据。

文章作者 王雪莹
王雪莹,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本文来源于《研究与建议》2020年第22期,系《2020“理想之城” ——面向2035年的全球科技创新城市调查报告》研究之一
文章观点不代表主办机构立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