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诺贝尔奖得主:思考和大笑,比大多数人想的关系更紧密
2020-09-21
WLF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2020年的搞笑诺贝尔奖于前日如约而至,获奖者依然一看让人啼笑皆非,咳咳,写之前,先让我狠狠笑一会儿~


  创立于1991年的搞笑诺贝尔奖(IgNobel Prizes)是对诺贝尔奖的善意模仿,它授予“首先让人们发笑,然后让人们思考的成就”。

  通常每年的搞笑诺贝尔颁奖典礼都在哈佛大学的桑德斯剧场举行,以小型歌剧、科学演示和24/7的讲座为特色,其间科学家必须对他们的工作进行两次解释:一次在24秒内,另一次只用7个单词。获奖感言以60秒为限。还有闻名世界的全场一起秒回童年“纸飞机”环节()

搞笑诺贝尔奖得主:思考和大笑,比大多数人想的关系更紧密

Ig线下颁奖典礼著名的飞纸飞机环节

  今年的颁奖典礼受疫情影响,只能放在线上举行,获奖者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参与了盛典。

2020年搞笑诺贝尔奖线上颁奖典礼直播截图

  正如颁奖方所暗示的那样,被授予荣誉的研究乍一看可能有些荒谬,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没有科学价值。

  比如说,今年的“材料科学奖”,授予了这把看图就就有味道铺面而来的“便便刀”。

  获奖者从高中起就被加拿大一个因纽特人的故事深深吸引,这个人用自己的粪便制作了一把刀。为了了解这个传说故事的真实性,他使用了冻在零下50摄氏度的真实人类粪便,并将其打磨成尖锐的边缘,然后试着用它来切肉。

  而获奖理由就是,科学家证实了这把刀,彻彻底底“失败”了!因为一切,刀就融了。(我就想问,科学家,考虑过肉的感受吗??)

  今年的心理学奖,颁给了“对眉毛的研究”,获奖理由是,“通过观察眉毛能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自恋狂”。简单来说,就是自恋的人会有更独特的眉毛,比如高高飞起的眉尾、棱角分明的眉形之类。(写到这,我冲去看了看我的眉毛)


  不同眉形代表了不同的自恋程度,而研究者在接受颁奖时,把自己的眉毛都贴起来了!就不让你们看穿我!


  获奖者接受颁奖时,特别把自己的“眉毛”隐身了

  今年的物理学奖,则CUE了一下法拉第。


  获奖原因是,两位科学家通过实验对蚯蚓进行了高频率的震动,来探索会对活蚯蚓的形状产生什么影响。

  振动一池水,你会发现,超过一个关键的频率,一个驻波的模式将在表面形成。这些被称为法拉第波,以迈克尔·法拉第的名字命名,他在19世纪上半叶研究了这种现象。


  科学家们推断,由于许多生物主要是由液体组成的,因此在适当条件下也有可能经历法拉第波。

  于是科学家瞄准了“有流体静力骨架和灵活的皮肤和充满液体的体腔”的蚯蚓作为研究对象,把蚯蚓“灌醉”了,然后“震它震它震它”!哇!,真的变成了“波浪形的蚯蚓了!”


  不过作者认为,他们的这个研究结果可不是用于“搞笑”的,虽然看起来有点好玩,可是这样的研究“可以用于开发探测和控制活体体内生物物理过程(如神经冲动的传播)的新技术。”

  正值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筹备期间,将参与本次大会的1998年沃尔夫物理奖得主 Michael Berry正好同时也是2000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得主,今年颁奖期间,他正外出去英国布里斯托的赛文河畔观潮而错过了颁奖典礼。(连错过的理由都那么浪漫!)

Berry教授独家分享的赛文河畔观潮景象,在自然中观察现象并思考物理规律是他最经常做的事情之一
| Michael Berry

  科学总被认为是一件很严肃的话题,而搞笑诺贝尔奖的初衷,似乎就希望来“解构”这种严肃,用引人发笑的研究来激发大家对严肃科学的好奇和思考。

  于是我们特地向Berry教授请教了关于“搞笑诺贝尔奖”的话题。Berry教授说,他并没有特别关注搞笑诺贝尔奖每年的颁奖,不过每个获奖者获得这个奖项都会蛮开心。

  他自己是因为用磁悬浮让活的青蛙飞起来获得2000年的搞笑诺贝尔物理奖,但他认为更具代表性的,则是比他早一年的物理奖得主,同时也是他同事的Len Fisher。

Berry教授视频连线截图

  Len Fisher研究了将甜甜圈浸在咖啡(或茶)中的最佳时间(听上去很具有很体贴的食用价值啊!)经过仔细的研究,Len Fisher发现,时间太短,咖啡不会被吸收,时间太长,甜甜圈会碎裂掉到咖啡里!

  Berry教授说,这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搞笑诺贝尔奖”让大家大笑并思考的例子。“当得知有人因为这么简单的事情而获奖时,每个人都笑了。但这并不简单!水和甜甜圈材料的微妙性质背后的物理学问题,真是很难理解的。"

  Berry教授认为,“搞笑诺贝尔奖”希望让大家“ Laugh (大笑),and think(思考)”的宗旨“这正是一个比较普遍和非常重要的主题联系起来的例子。”

  “许多严肃的物理学揭示了以前被认为是独立的学科之间的深层联系。思考和笑的联系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紧密得多。而令人惊讶的是,当一群物理学家在努力工作,试图理解一些事情时,你经常听到笑声。”

  这么说来,想想我们编辑部每次讨论严肃科学话题,乃至细胞的运输机制、宇宙大统一理论时,也时不时会爆发出穿透云霄的笑声啊,哈哈哈~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