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A科学家说④ | 科研经费被母亲“挪用”,他向警察告状
2021-05-06
WLA上海中心
字号: 默认
分享至:

编者按:本期为大家带来的是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副主席兰迪·谢克曼(Randy Schekman)的故事。

  谢克曼是一位语速很快、又很幽默的科学家。他曾被问到是否鼓励学生长时间地待在实验室,他回答:“我觉得这不是件坏事。不过,这也不见得真的对科研有帮助。比如我就经常在深夜玩拼字游戏来解乏。”

同时,他也十分深情——与他相伴近46年的妻子因帕金森综合症于2017年去世,于是他计划用十年的努力去弄清帕金森病的原理,更好地了解这个疾病的演化机制,以帮助更多的人。

  不过,在今天的内容里,我们带来的更多是关于谢克曼是如何走上科研之路的故事。他成长于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和很多孩子一样,小时候也兼职打零工,甚至也“未曾想过上了大学后要做什么”;但后来的一些契机让他逐渐明朗了未来的路。在生活中,他经历了失去,也收获了幸福,在他看来,自己从人生的起伏中也得到了更多机会,生活也更加丰富多彩。

 

  热爱科学的你,可能在高中生物竞赛的时候看到过一张描述微管蛋白输运囊泡的图。而这个机制的发现者之一,正是美国著名细胞生物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兰迪·谢克曼(Randy Schekman)。因“发现细胞内的主要运输系统—— 囊泡运输的调节机制”,他与詹姆斯·罗斯曼(James E. Rothman)、托马斯·苏德霍夫(Thomas C. Südhof)共同获得了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在往届的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他曾以图文并茂的资料和精彩的演讲,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此具有表达能力的兰迪·谢克曼,曾担任顶级期刊《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的主编,并启动了一本叫eLife的生命科学期刊,同时倡导评估学者的学术水平不应该只看影响因子,而应该用论文之外的其它方式来评估。

谢克曼参加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图|新民晚报

 

举家迁往加州

兰迪·谢克曼(Randy Schekman),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   图|上观新闻

  1948年,兰迪·谢克曼出生于美国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的一个犹太裔家庭。父亲是通用磨坊公司机械工程师,母亲兼职在百货公司工作。他出生后不久,全家便搬去了明尼阿波利斯市的北边,以离他的外祖父母更近一些。小时候的谢克曼必须和妹妹共享小小的婴儿床以及卧室,而他的父母则睡在客厅里。他的姨妈和堂兄,也曾在离谢克曼家不远的外祖父母家蜗居过一段时间。

  谢克曼在犹太文化浓郁的亲密大家庭里长大,和一群表兄妹们度过了快乐的童年。不过,谢克曼看起来明显比同龄人矮小,母亲让他学习防身术自保,然而当他真正面临威胁时,发现拳头并不能解决问题。“一次我去犹太社区中心时,意识到了反犹太主义的存在,一个年纪较大的孩子在知道我要去哪里时狠狠地打了我的腹部。” 谢克曼在诺贝尔奖官网的自传中写道。

  1959年,谢克曼的父亲看中了南加州蓬勃发展的计算机行业,举家搬迁到加州。尽管母亲对明尼阿波利斯市非常不舍,但全家还是开始了这场颇为艰辛的搬迁。到了南加州后,“我怀着敬畏之情,第一次看到浩瀚的太平洋和迷宫般的高速公路网络。”谢克曼回忆道。在这里,谢克曼也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卧室。

 

开启科研梦想的显微镜

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副主席兰迪·谢克曼  图|新民晚报

  虽然谢克曼的父母十分在意孩子的学业,但他在早期并未有过上大学之外的深造目标,甚至对上了大学之后要做什么也没有计划,更没有明显的科研兴趣。搬家至加州后的课外时间里,谢克曼选择送报、照看父母朋友的孩子、修剪草坪等兼职以获得零用钱。在他七年级的时候,一个契机出现了。

  “七年级之前,我记不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直到收到了一款玩具显微镜和从小溪边采集的一罐浮藻。仅仅通过玩具显微镜的塑料镜片,从一滴浮藻中看到的丰富微生物世界,就足以让我无比激动。”谢克曼说。

  随后,谢克曼不再满足于玩具显微镜,他决定通过打零工存钱买一台学生专业显微镜。时间慢慢过去,离100美元的筹集目标总差这么一点,因为谢克曼的母亲不时会从他那里抽点钱补贴家用。在某个星期六,沮丧的他修剪完邻居草坪后,骑自行车到警察局,向服务台的警察说自己想要离家出走,原因是母亲拿走了他的零用钱,使他无法购买一台显微镜。

  谢克曼的父亲很快被叫来。在与警员单独沟通后,当天下午,父亲就带谢克曼在一家当铺买了专业显微镜。谢克曼将这台显微镜视为珍宝,但当他进入大学后却不得不将其放在一边。幸运的是,父母帮他把它保存了起来,并将其送到了谢克曼旧金山湾区的家中。几十年来,早已不用的显微镜布满灰尘,直到一通来自斯德哥尔摩的电话(获得诺奖)让谢克曼重新想起了它。如今这台老显微镜被放在诺贝尔博物馆里展示,同时也将谢克曼的童年生活与梦想定格在了那里。

 

大师指引走上科研路

美国细胞生物学家兰迪·谢克曼  图|Tomorrow Edition

  1966年秋天,谢克曼骑着摩托车来到30英里外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每个醒着的时候都在课堂或图书馆学习。“所有的课程都很棒,特别是大一化学。我在这门课程中学得很好,从而获得第三学期选修精品课程的机会。精品课的老师是威拉德·利比(Willard Libby)教授,他因远古材料C14辐射问题研究而获得了诺贝尔奖。”

  这门精品课程让他进入了助教迈克尔·康拉德(Michael Konrad)的化学实验室,在这里,谢克曼首次体验到了严谨的学术氛围。康拉德还推荐了他一本沃森(James Dewey Watson,196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著的《基因的分子生物学》(The 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Gene),这让谢克曼受到了新启发。“阅读这些段落章节,像是来自一本关于生命的新圣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