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 EN
Exclusive|Wolf Prize Chairman and Nobel Laureate Shechtman talks about why gene editing can win the
Time: 2020-10-11
Source: WLA
Back

基因编辑在本次诺贝尔奖的胜利震惊了很多人。尽管它对基因工程领域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影响,但在伦理道德、技术专利等层面还有很多悬而未决的问题。
在诺贝尔奖之前,埃玛纽埃勒·沙尔庞捷(Emmanuelle Marie Charpentier)珍妮弗·道德纳( Jennifer Doudna)还获得了今年的沃尔夫奖,但不是化学奖,而是医学奖。

独家|沃尔夫奖主席、诺奖得主谢赫特曼谈基因编辑为什么能拿奖

CRISPR科学家珍妮弗·道德纳(左)和沙尔庞捷(右)获得了今年的沃尔夫奖和诺贝尔奖。图|Pauljanssenaward

沃尔夫奖素有诺贝尔奖的风向标之称,沙尔庞捷和道德纳再次验证了这一点。

为何在具有争议的情况下,基因编辑仍能屡获世界大奖?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WLF)就此独家专访沃尔夫基金会主席、201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丹·谢赫特曼(Dan Shechtman)。

独家|沃尔夫奖主席、诺奖得主谢赫特曼谈基因编辑为什么能拿奖

丹·谢赫特曼在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图|WLF独家

01 两原因获得评委青睐

谢赫特曼认为,在有争议的情况下,CRISPR/Cas9基因剪刀技术仍能获得沃尔夫奖和诺贝尔奖,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原因:

首先,CRISPR-Cas9技术自2013年首次应用以来,给农作物育种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用来生产能更好地抵御不同疾病的农作物。它的主要突破是生产出了抗病性和环境适应性强的水果作物,以及改善了水果品质。

独家|沃尔夫奖主席、诺奖得主谢赫特曼谈基因编辑为什么能拿奖

CRISPR-Cas9系统在番茄和其他农作物上的应用。图|Nature

据科学顶刊Nature 介绍,应用CRISPR-Cas9的植物就可以被认为是非转基因作物。

 

它们的出现大大丰富了农作物的市场。2016年4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表示,CRISPR-Cas9编辑的蘑菇可以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进入市场,这也是第一个获得美国政府此类授权的CRISPR编辑生物体;2017年,FDA明确表示CRISPR编辑植物可以不受监管地栽培和销售。就此,CRISPR技术在农作物应用的地位也越来越高了。

 

另一点,CRISPR技术在治疗不同种类的癌症方面有非常惊人的潜力。


 

独家|沃尔夫奖主席、诺奖得主谢赫特曼谈基因编辑为什么能拿奖

免疫细胞(棕色)正在攻击一个癌细胞。使用CRISPR可以使免疫细胞更加有力。图|STEVE GSCHMEISSNER/SCIENCE

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首席执行官玛格丽特·福蒂(Margaret Foti)在一份声明中说道:“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是当之无愧的,我们向这些受人尊敬的科学家表示最深切的祝贺。”

 

而据肿瘤学前沿刊物《肿瘤靶向治疗》(Targeted Therapies in Oncology)今日报道,在美国中大西洋州份最大的医疗服务机构之一克里斯蒂安娜护理中心(Christiana Care)这样的社区癌症中心,肿瘤学家们已经开始使用这项技术。很多肿瘤学专家也认为这项技术可以帮助到很多不同类型癌症的患者,如淋巴瘤和T细胞白血病等。

02 争议在于使用工具的人

至于很多人都担心的道德伦理问题,谢赫特曼援引了诺贝尔奖的创办人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的发明——硝化甘油的例子。谢赫特曼表示,硝化甘油本身不过是混杂着硝酸甘油的一些固体混合物,它的存在不是为了杀戮。向恶向善,都在人的一念之间。

独家|沃尔夫奖主席、诺奖得主谢赫特曼谈基因编辑为什么能拿奖

甘油炸药的发明者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图|Learning History

而当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用他的一部分财产创办诺贝尔奖的时候,也是希望鼓励更多有益于人类的科学进展。

谢赫特曼最后表示,今年真的非常遗憾,由于新冠疫情的关系,沃尔夫奖颁奖仪式将推迟到下一年,他也还没来得及与两位顶尖的女科学家会面。他希望新冠疫情能够早日结束,能够邀请埃玛纽埃勒·沙尔庞捷和珍妮弗·道德纳参加一个属于她们的、盛大的典礼,感谢她们在科学上的巨大贡献。
将于10月底举办的第三届WLF正在火热筹备中,丹·谢赫特曼已应邀参加!他将参加“再见,饥饿与贫困 —— 世界顶尖科学家农业与粮食峰会”发表重要演讲并参与圆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