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 EN
Michael Levitt, 73-year-old Nobel Laureate and Vice President of WLA: I know bilibili
Time: 2020-10-20
Source: WLA
Back
73岁诺奖得主、WLA副主席莱维特:我知道B站,手机玩的贼溜

抱着B站小电视的迈克尔·莱维特

"bilibili Cheers!"

当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WLA)副主席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讲出"bilibili Cheers"这句B站名言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震惊了!

73岁诺奖得主、WLA副主席莱维特:我知道B站,手机玩的贼溜

目睹诺奖得主、WLA副主席莱维特自如地讲出B站暗号的小伙伴们。图|pinterest

莱维特教授得意在与B站的专访中表示:“我知道B站哦,因为我在人民广场的上海当代艺术馆看到过它。而且我还知道上面有很多新番。”

73岁诺奖得主、WLA副主席莱维特:我知道B站,手机玩的贼溜

在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全程都很有活力的快乐莱维特。图|WLF独家

我是科技弄潮儿
 

热爱网上冲浪、世界百晓生的莱维特说自己大概在60年前就能用电脑了。作为科学家的莱维特严谨地用了一个数据来形容他对电子产品的掌握程度:“我仍可以像一个15岁的孩子一样使用手机。”

73岁诺奖得主、WLA副主席莱维特:我知道B站,手机玩的贼溜

莱维特教授在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WLF)发言。图|WLF独家

诺贝尔奖很奇怪

莱维特在与B站的专访谈起了科学界的顶级荣誉——诺贝尔奖。他提起了诺贝尔奖的特殊属性:它和别的奖项很不一样,因为你在得奖之前完全被蒙在鼓里。

73岁诺奖得主、WLA副主席莱维特:我知道B站,手机玩的贼溜

看!金闪闪的诺贝尔奖章群像!图|Chemistryworld

正如WLF之前在之前的推送(独家|诺奖大猜想:夏普莱斯二拿化学奖?)介绍的那样,大部分奖项的逻辑是:从当年公开的候选人中做选择。而诺奖却并非这样:诺贝尔基金会有严格的规定,所有诺贝尔奖的提名信息,包括提名人和被提名人在50年都不能公开。

73岁诺奖得主、WLA副主席莱维特:我知道B站,手机玩的贼溜

在50年内被明令禁止的公布提名信息行为。图|Tenor

换而言之,没有人知道当年到底有哪些候选,而且可选的科学突破也不限于当年。因此,做出开创性成果的在世科学家都有希望。

73岁诺奖得主、WLA副主席莱维特:我知道B站,手机玩的贼溜

因此200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曾客串过《生活大爆炸》的乔治·斯穆特三世(George Fitzgerald Smoot III)在与WLF的专访中感叹,要拿诺奖一定活得长。

所以,莱维特耸了耸肩,诙谐地做了个总结:诺贝尔奖,是一个奇怪的奖。

科学家要改变世界!

莱维特教授一直是个非常重视青年成长的人。在第三届WLF紧张筹备期间,WLF与莱维特进行了网络连线。

73岁诺奖得主、WLA副主席莱维特:我知道B站,手机玩的贼溜

WLF独家网络连线莱维特

莱维特教授在与WLF的独家连线中,重点强调诺贝尔奖得主的重要责任之一就是去普及科学,让科学这束光照亮所有年轻人。因为,他们就是未来。

73岁诺奖得主、WLA副主席莱维特:我知道B站,手机玩的贼溜

莱维特一直以来致力于青年成长。他认为他们就是未来。图|Giphy

“科学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因为,它有着造福每个人的力量。科学家,生而为改变世界。” 莱维特教授如是说。

73岁诺奖得主、WLA副主席莱维特:我知道B站,手机玩的贼溜

科学家,要改变世界!

莱维特教授与bilibili的专访明日即将上线!预告片点击原文跳转B站抢鲜看!

排版|Kai

编辑|羽华

责编|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