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野依良治

野依良治

2001年 诺贝尔化学奖
简介
日本著名的有机化学家,名古屋大学教授、曾任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理事长。因在“手性催化的氢化反应”研究方面的贡献,获得 2001 年诺贝尔化学奖。
教育与工作经历

    1967年,日本京都大学,工程学博士

    1972-2003年,名古屋大学教授

    2003-2015年,日本理化学研究所 (RIKEN) 理事长

    2015年至今,日本科学基金会科学博物馆馆长,RIKEN 研究员

主要奖项及荣誉
    • 2001年,沃尔夫化学奖
    • 2001年,诺贝尔化学奖
    • 2002年,日本学士院院士
    • 2003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
    • 2005年,英国皇家学会外籍会员
    • 2011年,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主要学术成就

许多分子是手性的,它们以两种结构形式(对映体)存在,二者是不可重复的镜像。而由这些分子组成的受体、酶或其他细胞组分也是手性的,并且倾向于仅与某种物质的一种对映体特异性地相互作用。然而,对于许多药物,常规实验室化学合成的是对映体的混合物。通常其中一种形式具有期望的效果,而另一种形式可能是无活性的或引起副作用,例如药物沙利度胺。因此科学家们开始寻求手性催化剂,促使化学反应只生成某种手性的产物。在诺尔斯的工作基础上,野依良治在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开发更通用的不对称氢化反应催化剂,这种催化剂具有更广泛的应用,可以生产更大比例的所需对映体,并且适用于大规模工业应用,在抗生素和其他药物产品的合成中有广泛的用途。目前,很多化学制品、药物和新材料的制造,都得益于野依良治的研究。

介绍


1938 年 9 月 3 日, 我出生在日本神户(现 Ashiya)的郊区, 是 Kaneki和 Suzuko Noyori 的长子,不久后全家就搬去了神户。我和两个弟弟和一个妹 妹一起在环境宜人的城市中愉快成长。除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短暂停息, 从 6 岁到 12 岁,我都就读于神户大学附属的一所小学,然后从 12 岁到 18 岁 进入 Nada 中学和高中,年轻时我喜欢很多户外运功。

   我的父亲Kaneki是一家化学公司的研究主管,他的才华与职业对我的人 生道路影响深远。我们家到处是他的科学期刊,书籍以及各种塑料和合成纤维 样品,他也经常被要求测试正开发商业化的产品质量。进入中学时,父亲带我 参加了一个主题有关“尼龙”的公开会议。讲师自豪地解释说,这种新纤维可 以用煤、空气和水(当时杜邦公司响亮的口号)合成。虽然我对工业技术一无 所知,但化学的力量让我印象深刻。化学可以将重要物品从无到有地创造出来! 这次会议对这位 12 岁的男生产生重大影响。因为 1951 年,也就是第二次世界 大战后不久,日本非常贫穷,我们饥饿难耐。正是因为这一点,我励志成为一 名顶尖化学家,梦想发明有益的产品为社会做出贡献。

   我的第一堂化学课,中学和高中老师殷切的教导让我我对化学的兴趣愈发 浓厚,其中包括 Kazuo Nakamoto(时任大阪大学以及伊利诺伊理工学院和马 凯特大学博士),是他给我上了第一堂化学课,我也喜欢其他科学和数学。除 常规的科目外,我对“柔道”(日本传统体育之一)也是情有独钟。这项运动 之所以受到学生欢迎是因为 Nada 中学和 Kodokan 柔道学校是由同一个家族创 立的。我非常感激当时教师们辛勤的教学工作和同学的热情友好,这极大地影 响了我个人性格的形成。

   1957 年,当时 18 岁的我进入了京都大学,这里是聚合物化学研究最活跃 的机构。巧合的是,当年苏联首次向太空发射人造卫星 Sputnik,从而展示了科 学技术的力量,我记得这一壮举无不振奋了日本的年轻科学学生。三年后,我 开始在Keiiti Sisido教授的指导下研究有机化学,而不是聚合物化学。实验室 氛围非常温馨,1961 年我获得学士学位。1963 年完成硕士学位后,我立即被 任命为京都大学 Hitosi Nozaki 教授实验室的教员,并于 1967 年获得了工学博 士学位。我的职业生涯中,并未以博士学位名义担任过教员,这有点不寻常, 部分原因可能在于日本和西方教育 / 教学体系的差异。Nozaki 教授充分鼓励我们追求崭新而原创的化学研究而并非沿袭传统课题,我作为当时他下属小组的 领导者,正致力于蓬勃发展的物理有机化学研究。正是在这背景下,1966 年, 我们发现了一种有趣的不对称催化作用,这后来也成为了我终生的研究兴趣所 在。这一发现是在研究卡宾反应中过渡金属效应的过程时发现的。在少量手性 席夫碱 -Cu(II)络合物存在下,苯乙烯和重氮基乙酸乙酯的反应得到光学活 性的环丙烷衍生物。虽然哈佛大学的 E.J. Corey 友好地同意让我作为博士后研 究员在他的实验室工作,但这一计划由于下述原因而推迟。

   1967 年秋,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我意外地收到来自名古屋大学的聘书。 我被邀请主持一个新成立的有机化学实验室。当时,我只是一名与一些年轻学 生开展日常研究工作的 29 岁京都大学讲师,这个邀请让我大为惊讶,我完全没 有为成为一名国立大学的教授做好准备。鉴于自己的年轻与经验不足,我尚不 能成为正教授,于是最初我被聘为化学副教授。1968 年 2 月,当我创立自己的 研究小组时,资深教员 Yoshimasa Hirata 教授(因其在机化学天然产品研究取 得的杰出成就而闻名)让我在名古屋大学开创一个新的有机化学研究领域,该 领域与他自己的研究领域不同,从而使化学系更加引人瞩目。我立即决定通过 有机金属化学(而后成为无机化学的一个分支)专注有机合成研究。虽然没有 多少研究员意识到有机合成的高效用,但我对这个科学领域的光明前景抱有直 觉上的信心。Hirata 教授在名古屋大学期间始终在许多方面帮助过我。

   1969年,我按计划去到哈佛大学,我对美国和日本间生活水平和科学的 巨大差异感到惊讶。Corey 教授当时已经是一位顶尖有机化学家,从他身上我 学到很多。此外,我结识了许多优秀的学生和博士后研究员,包括与Konrad Bloch 教授合作的巴瑞·夏普莱斯(K. Barry Sharpless)。后来,许多这些可 靠的朋友以及他们的科学同僚共同成长为科学界的杰出研究员,并在很多方面 帮助了我。哈佛大学的丰富经历,加上 1966 年我们早期对不对称环丙烷化研 究让我确定了将不对称氢化作为自己终生的研究方向。

   1970年回到名古屋后,我开始通过有机金属化学研究有机合成和均相催化, 1972年8月,33岁的我晋升为正教授。为了开发有效的不对称氢化和其他反应, 我们对 BINAP [2,2'- 双(二苯基膦基)-1,1'- 联萘 ](一种具有美丽分子形状 的新型 C2 手性二膦)产生了兴趣。

  有机金属化学是一个能够产生巨大技术影响, 且带来更广泛社会效益的科 学领域,我很高兴参与到这一重要科学领域的工作中。上述谈及的科学成果并 非我个人贡献,所有的成就都归属于名古屋大学的研究团队和其他院校的许多 合作者。我最初设想解决问题的方法并不总是合适的,有时甚至是荒谬的。然而, 是我有幸一同工作的合作者,通过严谨的实验和思考开创了这些研究主题,并 最终获得新的化学概念和实用方法,我非常赞赏他们的智慧,意识和技术。此外, 我经常出国以客座教授或讲师名义访问研究机构和参加会议,期间遇到了许多 来自国际科学界的优秀同事。 他们的鼓励以及我对不同文化和环境的认知深深 地影响了我的思维方式。而且,三十多年来,我的科学工作得到了日本教育、 文化、体育、科学和技术部以及日本研究开发公司,各种私人基金会和众多工 业公司的慷慨支持。

   我的活动不仅限于教育和研究。我曾在大约 30 种国际期刊的编辑委员会 任职,包括 Advanced Synthesis & Catalysis(Wiley / VCH)的编辑,该期刊 注重化学合成的“实用优雅”。此外,我参与了很多行政工作,例如,作为教育、 文化、体育、科学和技术部科学顾问(1992-1996)和科学理事会成员(1996 年至今);名古屋大学理学研究院院长(1997-1999);和日本合成有机化学 学会会长(1997-1999)。这些官方职责严重妨碍了我的研究活动,但对于资 深科学家来说是不可避免的。

   1972 年,我与当时正在东京一家研究所研究癌症免疫学的 Hiroko Oshima (东京大学医学教授的女儿)结婚。从那以后,她在我们名古屋的日常生活中 付出了许多。我们育有两个孩子,长子 Eiji(1973 年出生)是一家报业公司的 撰稿人,次子 Koji(1978 年出生)在东京的一所艺术大学学习绘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