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柳叶刀发文:新冠病已是大流行,各国措施将如何影响疫情发展?

2020-03-19
来源: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国际权威期刊《柳叶刀Lancet》最新发布了由英国流行病学领域知名专家罗伊·马尔科姆·安德森爵士(Sir Roy Malcolm Anderson)领衔的评论文章《各国的抗疫措施将对新冠病毒的发展有何影响?》,指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COVID-19)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的大流行病,政府很难将疫情造成的死亡以及病毒传播对经济影响都最小化。对个体来说,死亡率尽可能低是最高优先事项;政府则必须采取措施来避免经济下滑。

该文的第一及通讯作者,安德森爵士曾在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GSK)担任非独立董事长达10年,也曾在世界卫生组织和英国政府担任过SARS和甲型流感的顾问。另一位共同作者唐·克林肯伯格(Don Klinkenberg)博士在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工作,并就传染病控制向荷兰政府提供咨询。

评论文章认为,新冠病毒在许多国家都有小规模传播链,大型传播链条则在意大利、伊朗、韩国和日本等少数国家。大多数国家至少在早期任何缓解措施产生影响之前,都可能传播了新冠病毒。

评论认为,在中国发生对一切表明,社会隔离以及对被感染人群的隔离都可以遏制这种流行病。新加坡和香港因为吸取了2002-2003年SARS期间的防控经验,所以虽有早期病例,但是政府采取了有效的行动、个人采取了社会疏远措施,这对防控新冠疫情在当地的流行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如果按照流行病发早期,中国新冠病毒的基本再生数(R值)是2.5来计算,将会有60% 的人口被感染,这将是最坏的情况。但是如果像中国一样采取相应的减灾措施,则将大大减少传播,使R值下降。

评论文章提出了关于新冠病毒肺炎的几个待解问题:

1、病死率

评论指出,因为仍需去定义受感染人数这一分母的信息。目前也尚未有任何完整的大规模血清学调查来检测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最佳的估计表明病死率约在0.3-1%,高于中度甲型流感季节的病死率0.1%。

2、在症状发作之前是否开始传染

新冠病毒肺炎的潜伏期约为5-6天,研究表明可能存在相当大的症状前传染性。相比较来说,SARS的症状前传染性很小或者几乎没有;甲型流感的症状前传染性约为1-2天。评论引用的一项研究表明,病毒血症峰值似乎在潜伏期快结束之前,预计在发病前1-2天触发传播。

3、是否有大量的无症状病例

目前预估,有80%的新冠肺炎患者有轻度或无症状疾病,14%有严重疾病,6%为危重病,这意味着给予症状的控制不太可能是足够的,除非这些病例仅仅是轻度传染。

4、感染持续的时间有多长

甲型流感的感染期通常较短,就目前较少的临床病毒学研究,该病的感染期似乎很长,可能在潜伏期后持续10天或更长时间。超级传播者事件是特例,不应过度解释。

评论还从流行病学角度对比了甲型流感、SARS和新冠病毒疫情的不同。

首先,作者认为疫情在任何国家最初的传播速度都比新型甲型流感病毒传播慢。

其次,该病比季节性甲型流感更容易被感染,这就不能忽视其潜在的经济影响。

第三,目前尚不清楚季节对COVID-19传播的影响;北半球夏季的温暖月份未必会让R值低于统一值,甲型流感的典型R值为1.1-1.5。

评论指出,流行病学家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帮助决策者明确抗疫措施的主要目标,例如,最大程度地降低发病率和死亡率,避免流行高峰导致医疗服务不堪重负,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保持在可控制的水平内,并且控制流行曲线,使之趋于平坦,以等到大规模的疫苗得以开发和生产以及抗病毒药物用于治疗。

虽然这样的减灾目标很困难,但是必须对干预措施的优先级作出选择。自我隔离和强制隔离对经济的潜在影响是巨大的,像中国这样。

但必须注意的是,没有疫苗或有效的抗病毒药物可能很快就会上市。疫苗的开发正在进行中,但是关键问题不在于是否可以开发疫苗,而是在哪里进行3期试验以及谁将大规模生产疫苗。在中国,确诊病例数正在迅速下降,但是3期疫苗试验的地点必须在该病持续传播的地点。大规模生产也需要一个或多个大型疫苗制造商来应对挑战,并与正在开发候选疫苗的生物技术公司紧密合作。这个过程将需要时间,而且距生产大量疫苗大约还有1至18个月的时间。

综上分析,剩下的减灾措施就只有自愿以及强制性的隔离,停止群众聚会,关闭已经确定感染的教育机构或工作场所,以及隔离家庭、城镇或城市。分析甲型流感的一些经验教训适用于新冠疫情,但也有差异。社会隔离措施降低了R值,中国证明了这一点。

鉴于缺乏数据,尽管儿童中感染率明显较低,但关闭学校是应对大流行性流感的主要支柱。避免人群聚集,将减少超级传播活动的数量;但是,如果传输需要长时间接触,则此措施可能只会减少一小部分传输。因此,可能需要像在中国那样广泛的社会隔离。这项措施可以防止有症状和无症状病例传播,从而使流行病趋于平缓。更大范围的社会隔离可以为卫生服务提供了时间来治疗病例和增加能力,从长远来看,也为开发疫苗和治疗方法提供了时间。

作者也提出,研究人员还需要进行持续的数据收集,以及进行流行病学分析,对重症患者进行临床研究分析,这些都将成为评估减灾措施影响的重要组成。

政府面临着艰难的决策,个人如何回应如何预防传播的建议,与政府的行动一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使公众了解如何最好地避免感染的政府沟通策略至关重要,同时也要应对经济下滑,给予额外支持。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567-5/fulltext

(免责声明:本文出于学术传播的目的介绍翻译摘编,文章内容以英文原文为准)